[书评]人类为什么就是爱吃肉

有些人宣称,人类的构造本来就是设计用来吃肉。他们认为吃肉的欲望存在于人类基因里,人类有专门用来吃肉的犬齿,以及人类需要吃肉以摄取所需的营养素。再加上日常生活随处可见的食肉文化和媒体报导,“吃肉”似乎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科普作家玛塔・泽拉斯卡(Marta Zaraska)在新书《肉食成瘾:人类250万年着迷于肉类的历史与科学》(Meathooked: The History and Science of Our 2.5-Million-Year Obsession with Meat)里,反驳了这派理论。

泽拉斯卡指出,食草动物如大猩猩或獐鹿都有比人类更大和更锐利的犬齿;因此人类犬齿并不代表是特别为吃肉而生的,我们还缺少更重要的牙齿种类。打开狗的下颚,可以看见牠们嘴巴后方长着如锋利刀片般、能完美切割肉类的裂齿(carnassial teeth),其他食肉动物像大型的狮子和老虎,乃至于小型的浣熊和家猫都拥有裂齿,但人类没有。

此外,人类所需的优质胺基酸(蛋白质的基本组成单位)不一定要从肉类摄取,从植物中也能轻松找到它们,泽拉斯卡列出黄豆、荞麦、藜麦和马铃薯作为例子。而责任医疗医师协会(Physicians Committee for Responsible Medicine)的尼尔・柏纳德医师甚至指出,当人们将饮食习惯从肉食改为素食后,维生素和其他营养物质的摄取量不减反升。当然除了一个例外:维生素B12。它仅见于肉类、蛋类和奶制品,但这对素食者并不算是问题(由于奶蛋制品),必要时只要吃含维生素B12的强化食品或服用保健品就能解决。

因此,肉类并非维系人体健康的必需品。

泽拉斯卡撰写《肉食成瘾》主要是想了解为何全世界的人类如此渴望吃肉。她归结出许多原因,包括遗传倾向等生物学因素、家庭的生活习惯和文化传统,甚至是学者卡萝・J・亚当斯(Carol J. Adams)于九十年代提出的“食肉的性别政治”,都是人类爱吃肉的可能原因。

而人类祖先为什么开始吃肉呢?泽拉斯卡在书里解释,至少有一部分原因该归咎于250万年前的气候变化。随着降雨量减少,人类祖先原先仰赖的果实、叶子和花也变少,许多雨林转变成为稀树草原,富含营养的植物变少,而食草动物却变多。在旱季难以获得足够食物的情况下,早期人类选择了食用肉类,最终存活下来并进化成现代人类。“肉类并非生理需求。他们确实需要高质量的营养,而在当时肉类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她接着写道。

泽拉斯卡在书中也建议,生活在现代拥有其他选择的我们,能多食用蔬菜、豆类、水果和谷物,而不是杀害动物制成的肉类。她在此书以一组严肃的统计数据作为开头:

“即使有许多关于吃肉的警告,例如引发癌症、糖尿病和心脏疾病,但根据美国农业部(USDA)数据显示,2011年美国人每年平均吃下的肉制品,比1951年多出了61磅(约27.6公斤),等于一年多吃下122客的八盎司牛排。而在世界各地,人们对动物蛋白质的欲望同样持续上升: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估计,到了2020年北美洲对肉类的需求将会增加8%(与2011年相比)、欧洲是7%,而亚洲则是惊人的56%。光是中国,肉制品消费从1980年至今就已经翻了四倍。”

十九世纪初,西方人平均每年仅吃下22磅(约10公斤)的肉类;到了2013年,这个数字已经攀升到95磅(约43公斤),而美国消费者每人每年则平均吃下275磅(约125公斤)肉制品。虽然多数人都了解肉制品影响个人健康、全球气候变化,动物也因为人类持续高涨的口腹之欲遭受虐待或非人道屠宰,但我们似乎就是被“吃肉”这件事套牢难以抵抗。

泽拉斯卡提出了她的看法与建议:“民意调查显示,人们开始改变饮食的种类,往往倾向于持续下去:一开始先转成食用红肉、接着鸡肉、再来是鱼类、最后变成奶蛋制品。”当然,她也承认由于各种因素,这种线性发展不可能顺利地发生在每个人身上,但此作法至少能减少人类过度消费肉制品,也或许是戒除吃肉的最佳方式。

来源:MPlus
撰稿:Mumu Dylan

meathooked-zaraska

书名:《肉食成瘾:人类250万年着迷于肉类的历史与科学》(Meathooked: The History and Science of Our 2.5-Million-Year Obsession with Meat)
作者:玛塔·泽拉斯卡(Marta Zaraska)
出版:Basic Books
时间:2016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