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咖啡的不解之缘:怀念有人与我对望喝杯黑咖啡的日子

成长过程中每一段时期的记忆总是会和某种饮料紧紧联结着。水果牛奶,波蜜果菜汁,绿奶茶,鲜奶茶,却只有咖啡一直陪伴我到今天。

第一次接触咖啡是小小孩的时候,印象中应该还没上小学吧?那时全家人和外公去四舅公家做客。晚饭过后,大人开始泡起了咖啡,加了奶精和糖的咖啡看起来很像我最爱喝的奶茶,然后我就在外公的怂恿(外加看好戏)之下咕噜噜的喝光光了。结果换来的是整晚的彻夜未眠,还一直叫外公起床放卡通给我看。后来有一阵子妈妈也常买雀巢三合一咖啡,其实妈妈不太准我喝,但我有时会自己偷偷泡来饮用,就此开启了我和咖啡的不解之缘。

上了音乐院后,最初因为学校餐厅会把装满牛奶的放在收银台后面,所以每天早上我会去买一杯20 oz的黑咖啡,结完帐之后去加一点牛奶,然后快喝完时就再去加牛奶。

大一过后那年暑假去了西班牙,宿舍里头有台自动咖啡贩卖机,只要投进一欧元硬币,就会掉出一个纸杯,然后可以选择要哪一种咖啡。

至此,我对于咖啡的认识只有黑咖啡,糖,奶等三种变化组合,对于Espresso的认知就是“很浓的咖啡”,所以当我看到贩卖机上按钮出现许多我不曾见过的名堂,有点傻掉。我小心翼翼地选了Cafe con Leche,因为我只认识Leche(牛奶)这个单字 …
回到纽约之后,我四处寻找那样的滋味,以为只要是咖啡加牛奶应该味道都差不多。但西班牙的cafe con leche比起法式的cafe au lait 更接近意式的latte,香味浓郁,所以找到一杯好喝的latte变成我的新目标。

有了自己的租屋处后为了省钱,便入手了一台二手小咖啡机,开始跑去Fairway和Trader Joe’s (美国知名连锁超市)买咖啡豆。这才发现每一种豆子都有它独特的香味,而一大罐豆子也只要$5~8美元,超市里就有磨豆机,因此我一头栽入了黑咖啡的世界。

后来受到前男友L的影响,发现豆子自己磨会更新鲜,否则磨好放久味道比都钝掉了,因此又买了小型磨豆机和French press,过着每天都会喝3~4杯咖啡的日子。一直到上了研究所之后,变得没有时间慢慢享用自己泡好的大壶咖啡,加上学校旁边就有很棒的Oren’s,又让我重回烧钱喝拿铁的习惯。放假回台湾时也会到处找咖啡店,自己的口袋里收了不少清单。

和L分开后,没有人和我一起研究、享受一杯好的黑咖啡,下一个交往对象也不喝咖啡,所以French press和磨豆机便一直放在橱柜上,直到自觉实在花太多钱在外头喝拿铁了,才又拿出被我封印的French press和磨豆机。

某次在东欧旅行时,遇到了马其顿的沙发主M,他总是会在我们都醒来之后,问我”Coffee?”,接着便走到厨房认真的煮一杯土耳其咖啡,这样的SOP不断循环直到晚上。接着,遇到了一个和我一样喝咖啡成瘾的瑞典人,知道他在我离开纽约的一年后也跟朋友去了曼哈顿,和我一样跑遍整个岛只为了喝咖啡,只是,最后让他满意的现煮咖啡竟然还是在自己故乡人到纽约开的店里找到。我们之后又在罗马尼亚和克罗埃西亚碰了面,没事做或下大雨时,就会一起找咖啡喝。

现在平常也都是自己煮咖啡,或是带着电脑去咖啡店工作,大部分时候总是一个人,只是,过了这个夏日之后,我忽然怀念起有另一个人坐在你身旁和你对望喝一杯黑咖啡的日子。

来源:九万流浪的理由
作者:Joanne Che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