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彭德格拉斯特:美国人喝咖啡,从戒掉茶瘾开始

北美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跟随英国,也掀起了一股咖啡热潮。美国第一家咖啡馆于1689年在波士顿开张。北美殖民地的酒馆和咖啡馆并没有明显的区别。比如,一家从1697年开到1832年名叫“波士顿青龙”(Boston’s Green Dragon)的咖啡酒馆,就同时供应麦芽酒、啤酒、咖啡和茶。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詹姆斯·奥蒂斯(James Otis)和保罗·里维尔(Paul Revere)就是在这里见面聊天,喝咖啡和酒,最后策动反抗,因此丹尼尔·韦伯斯特(Daniel Webster,美国独立战争前的政治家)把这家咖啡酒馆称作“革命总部”。
  
众所周知,18世纪后期,英国人已经改喝茶了,而此时英国东印度公司也把茶叶引入到美洲殖民地。但是,当时的英国统治者乔治国王想像出口其他产品一样通过向殖民地出口茶叶来赚钱,于是1765年英国议会通过了《印花税法案》,此举引发了举世闻名的殖民地大反抗,殖民地人民高喊“(我们)没有国会代表权(你们)就没有征税权”。后来,英国议会废除了除茶叶以外的所有税。美洲人为了抵制赋税,便购买从荷兰走私进来的茶叶。英国国会迅速做出反应,允许英属东印度公司直接运送大量茶叶到波士顿、纽约、费城和查尔斯顿。1773年,波士顿革命分子组成的反抗组织正式抗议,在船上捣毁货物,将茶叶倒入港口,这就是著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
  
从此之后,拒绝茶叶已经成为美洲爱国人士的爱国之举,咖啡馆于是从中受益。就像本杰明·伍兹·拉巴里(Benjamin Woods Labaree)的《波士顿倾茶事件》(The Boston Tea Party)一书中所述,接着出现了一股“反茶狂潮”,席卷了整个殖民地。大陆会议通过了一项抵制消费茶叶的决议。1774年,约翰·亚当斯给自己妻子的一封信中写道:“一定要赶紧改掉喝茶的习惯,我自己也迟早要戒掉茶瘾。”殖民地咖啡的平均销量从1772年的人均0.19磅猛增到1799年的人均1.41磅——足足增长了7倍。
  
当然,实际上北美人也体会到相比较茶叶而言,他们的口味更适合咖啡,而且由于美国人后来从奴隶交易中获利,咖啡也更便宜一些。到了19世纪,美国直接从跟自己位于同一个半球的南美进口咖啡豆,开始逐渐习惯饮用咖啡。(完)

作者:马克·彭德格拉斯特
来源:《左手咖啡,右手世界--一部咖啡的商业史》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