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的利与弊

Caffeine

许多人睁开惺忪的睡眼后,第一件事就是来杯茶或咖啡,好展开新的一天。但研究却发现,咖啡因的作用不过是平复历经一晚没摄取咖啡因后造成的影响,就像是吸食海洛因上瘾的人一样,最后吸毒的原因往往只是对停用毒品后产生的副作用感到恐惧。最近有研究重新探索了咖啡因的影响,并质疑咖啡因的危险性是否比我们认为的严重。

“即使是一天只喝一杯茶的人,在停止这样的习惯一阵子后,也会产生戒断现象。嗜睡就是戒掉咖啡因后众所皆知的副作用,可以借注射咖啡因来改善,”爱尔兰都柏林城市大学的麦可·基恩(Michael Keane)说道。

咖啡因的分子形状和腺苷相似。腺苷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腺苷与受体结合时,会抑制某些神经传递物质的释放、制造抗痉挛剂,具有镇静的效果,我们的身体到处都有腺苷受体。而咖啡因与腺苷有拮抗作用,意思是说咖啡因也会和腺苷的受体结合,只不过神经活性不会因此降低。

由于每个人对咖啡因的耐受性不同,因此咖啡因的影响研究起来并不容易。如果你平常就摄取中间到高量的咖啡因,你对咖啡因的敏感度就会比较低。虽然咖啡因可以让我们保持清醒,并稍稍促进生理表现,但是有些人摄取咖啡因后会出现神经紧张和焦虑不安的情形,另外咖啡因还会导致血管变窄,造成血压升高。戒断咖啡因后,血管再度变宽,使得流向大脑的血液流量增加,便会造成头痛。如果不再摄取咖啡因,戒断的影响会在几天内趋缓,大概在一个星期后消失。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心理学研究团队分别研究平常摄取咖啡因和不摄取咖啡因的人对隔夜不摄取咖啡因的影响,结果发现,那些习惯在早晨摄取咖啡因的人在上午十点半就出现了轻微的戒断现象。到了下午,情况更为严重,受测者开始出现爱困、大脑灵敏度降低的情形,反应与记忆也都变差了。

咖啡因可以改善反应速度,但没办法改善智能上的表现,它可以让平常摄取中量到高量咖啡因的人反应变“快”, 却没有让他们变“聪明”,布里斯托团队这么说。研究人员表示,“经常摄取咖啡因的人,他们的大脑灵敏度和智力表现并没有因为摄取咖啡因而提高。”

奇怪的是,对于平常不摄取咖啡因的人,咖啡因除了让他们比较不爱困之外,也没有其他明显影响。“咖啡因无法让平常不摄取咖啡因的人灵敏度提高,这让我感到很纳闷——听起来很奇怪。”领导这项研究的彼得·罗杰斯教授(Peter Rogers)表示。这代表关键在于“灵敏度”(精神上可以专注于某件事的能力)与“醒着”必须区别来看,之前并没有人这么做过。罗杰斯发现,对于平常不摄取咖啡因或是咖啡因摄取量低的人,咖啡因并无法提高他们的灵敏度,原因在于就算有任何正面效果,也都被它造成的焦虑和不安抵消了。

罗杰斯在几年前就戒掉咖啡因了,只有偶尔必须开长途车时会喝咖啡好保持清醒。“每一次戒断经验都有点令我惊奇。”他说道。

危险的习惯?

摄取太多咖啡因会使人心跳加速,或是导致心律异常。巨量的咖啡因是有毒的,严重时甚至会造成死亡,不过成年人一天大概得喝一百杯咖啡才会达到这危险程度。但即使摄取的咖啡因量不多,仍可能带来负面影响。澳洲昆士兰大学的一项研究收集了1979年到1998年间,近四万五千人的资料,发现每个星期喝超过二十八杯咖啡的男性在五十五岁以前因各种原因死亡的机率,要比其他人高了56%,女性方面也高了一倍以上。领导这项研究的卡尔·拉维(Carl Lavie)表示有必要进一步研究,但建议大家摄取咖啡因还是适量就好。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及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都调查了咖啡因的安全性。FDA针对添加咖啡因的产品品项数目大幅增加进行检讨,EFSA则是应欧盟执委会的要求,必须针对“各种来源”的咖啡因对人体健康的负面影响提出建议。虽然咖啡因存在于各式各样的产品,像是巧克力等,但最令人忧心的莫过于能量饮料。根据英国食品标准局毒物委员会的报告,自2004年起,能量饮料的销售成长便在英国饮料市场位居首位。一罐容量250毫升的典型能量饮料含有约80毫克的咖啡因。一杯(约237毫升)即溶咖啡所含的咖啡因在60到80毫克,滤泡式咖啡可以达到135毫克,一罐可乐的咖啡因含量则在30到45毫克之间。

咖啡因在人体内的半衰期大约是五个小时,但是在某些情形,例如服用避孕药的女性、怀孕的妇女,或是孩童,半衰期可达三十小时,这几个族群受咖啡因中毒影响的机率最高,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艾伦·克罗吉尔(Alan Crozier)解释道。

在英国和美国,怀孕妇女的建议咖啡因摄取量为每天两百毫克以下,约相当于三杯即溶咖啡。瑞典萨尔葛兰斯卡研究院最近分析了“挪威母亲与孩童共同研究”(Norwegian Mother and Child Cohort Study)所搜集的五万九千多名母亲的资料,发现咖啡因会减轻婴孩出生时的体重。

加拿大卫生部建议,十到十二岁的孩童每天的咖啡因摄取量不要超过八十五毫克,也就是只要喝一瓶能量饮量就会达到这个标准。一份以老鼠为实验对象的瑞典研究发现,咖啡因会缩短深睡的时间,使得青少年的脑部发育减缓。

受到能量饮料威胁的还不只是孩童,COT指出能量饮料经常和酒精一起调配,饮用后的人会呈现“酒后清醒”的状态,由于咖啡因会使这些人意识不到自己的酒醉状态,因而继续饮酒。2010年,FDA要求含有咖啡因的酒精饮料下市,主要原因正是研究显示同时摄取咖啡因和酒精会导致“威胁生命的情况”。 欧盟规定从2014年12月起,除了茶和咖啡以外,咖啡因含量超过每公升150毫克的饮料必须标示“高咖啡因含量,不建议孩童及怀孕或喂母乳中的女性饮用”,不过并没有立法限制咖啡因的含量上限。

多少才算太多?

为什么不能像标示糖或盐一样把咖啡因的绝对量质标示出来呢?英国无酒饮料协会(British Soft Drinks Association)的理查·拉明(Richard Laming)解释,每个人对咖啡因的反应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很难订出上限。“就算订出建议摄取量,汽水饮料所含的咖啡因量和茶或咖啡相较起来,也都算是少的。”至于茶和咖啡,每一杯的咖啡因含量都不同,要一一标示几乎不可能。

格拉斯哥大学的克罗吉尔分析了二十杯购自不同咖啡店的意式浓缩咖啡,发现所含的咖啡因量可以差到六倍之多。咖啡因含量最多的一杯有322毫克,另外也有三杯含量超过200毫克。克罗吉尔解释,这些差异有可能是烘焙程度造成的,烘焙越深的咖啡,咖啡因含量越少。

有些人就是对咖啡因的摄取比较有自制力。“我们一直以来就知道,每个人对包括咖啡因等毒品的摄取需求会受到基因影响,”布里斯托大学的心理学家马可斯·慕那弗(Marcus Munafo)说道。

他的团队希望可以利用最新的基因技术找出造成摄取差异的基因。“我们希望找出几个相关的基因变异,并以更精确的方法来测量咖啡因的摄取量,”他说道。他们的最终目标是要找出与咖啡因摄取需求有关的基因,并看是否可以利用它们来评估心血管疾病或中风等风险。

“问题还是停留在日常饮食中的咖啡因带来的影响,也就是正常摄取时的影响,”基恩说,“举例来说,有证据提出咖啡因对血压的影响可能是身体无法耐受的,那么咖啡因应该被认定为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子吗?”

咖啡因不至于致死,但很明显会对身体带来负面影响。如果你担心这些影响,或许该戒掉咖啡因,或是减少摄取量。

来源:《BBC知识国际中文版》第36期(2014年8月号)
作者:艾玛·戴维斯(Emma Daves)/食品科学博士,担任科学记者
译者:张琼懿/美国德州农工大学医学生理学博士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