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咖啡豆

过去8个月饮咖啡的次数是我一生人以来的十多倍。自去年6月认识了Stone Coffee,每隔几日便会去报到。期间去了新加坡3次,每次也会隔日到女婿William介绍的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叹咖啡。台湾饮咖啡文化比香港高得多,去年7月在台北两星期,女儿曾带我们试了两间得奖的咖啡店,真的不错。徒弟仔Teddy见我夫妇二人对咖啡这样有兴趣,10月时帮我们买了一台新款意式家用咖啡机,比我们以前的咖啡机强力得多。另外,两个月前与大师公掹车边跟随Stone Coffee的老板到台北著名严格挑选咖啡豆的挑豆院Naïve Yard咖啡专门店,用了一个下午学习筛选咖啡豆。

频频练习

大师公自从得到Stone Coffee咖啡师Vincent教他入门学和冲我两人喜欢的咖啡款式,他积极地在家频频练习。有了两三个月的实践经验,大师公现已冲得有板有眼,拉花也有少许进步。有了一部强而有力咖啡机、学懂了冲咖啡的基本功,当然要有靓咖啡豆,是要三剑合璧才可以饮到靓咖啡。

对于台北挑豆院的咖啡豆当然有信心,他们会挑走所有坏豆,有时是两成,最多有五成,试问有几多间供应商会这样有良心?跟他们上完一课拣坏豆,知道有好些咖啡豆供应商会将坏咖啡豆转卖给没有要求的咖啡供应商,例如三合一即冲咖啡,我现在再不敢在咖啡连锁店或茶餐厅饮咖啡了。在挑豆院时想买两款咖啡豆,但竟然被Stone Coffee老板抢单,唉,这样以后我怎敢请他帮我买挑豆院咖啡豆?

还好,我有个主场,是新加坡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圣诞节后去完曼谷便与女儿一家回到新加坡,整个星期的主要活动是饮饮食食,除了到Orchard Road Paragon御宝烤鸭店吃了两次北京填鸭,帮衬最多当然是Tiong Hoe。大半年前跟女婿William去Tiong Hoe饮咖啡而认识了老板的父亲陈重贺(Tan Tiong Hoe)大陈先生,他是个老行尊。自从去年6月跟大陈先生认识,他教晓我和大师公许多关于咖啡豆的历史,也解释为什么靓咖啡豆是应该用手冲而非机冲,甚至慷慨地送了非常难得的靓豆,包括400克野生猫屎咖啡豆。

矜贵靓豆

今次在新加坡经常到Tiong Hoe打趸,跟大陈先生见了几次面,亦请他的儿子为我们烘焙巴拿马瑰夏(Geisha)和一款拼配豆带回香港。虽然大陈先生已讲了好几次靓咖啡应该饮手冲才能欣赏到咖啡的味道,但我依然情迷机冲咖啡,还请了老板将Geisha做 medium roast。当大陈先生知道我的要求便立即反对,还要我们在第二日的晚上到咖啡室,好让他夫妇二人教我做手冲咖啡,就是这样冲了三次,第一次结果是惨不忍睹,第二次还未及格,第三次只是勉强可以饮用。从大陈先生的眼神,已知道我没有天分,以后还是由大师公给我冲咖啡好了。

话虽如此,大陈先生还是对我们非常慷慨,他拣选了两样很矜贵的豆要我们带回香港,还要太太和儿子特别为我们炒豆。第一款是海拔2256米高的Wallenford庄园蓝山,另一款是陈年了20年的印尼Toraja,每款也给我们400克。Wallenford是顶级蓝山咖啡,这国有庄园是西加勒比海最高的山,是最重要也是最有名的咖啡庄园。至于陈年咖啡豆,听大陈先生解说,只有两款咖啡豆是可以陈年,是Toraja和苏门答腊的Mandheling。1月12日,大师公比我迟4日回港,陈先生将两款矜贵咖啡豆加Mandheling在1月10日才烘焙,好让我们试到最新鲜的咖啡豆,真是感激不尽。

人未回到香港,已约定大徒弟Yuka夫妇二人及Stone Coffee老板及老板娘一起在14日到Stone Coffee试咖啡。这次除了新加坡5款咖啡豆,也试了3款台湾Fika Fika的咖啡豆,结论是Wallenford庄园蓝山、20年的Toraja和巴拿马瑰夏3款最好,每款豆非常纯正,有浓浓的咖啡香,饮得非常舒服。Toraja第一次饮,还是20年的陈年咖啡豆,真是大开眼界。咖啡豆非常浓味,没有苦涩亦不带酸。以前饮蓝山并不觉突出,只是纯而已,可能并非顶级蓝山咖啡吧,这次Wallenford太好饮了,希望以后饮蓝山也有这个质素。巴拿马瑰夏这次比上次烘焙得还要好,虽然为300港元100克,也是物有所值。

来源:信报
作者:大师姐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