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睡咖啡馆一间间开 韩国兴起“快速疗愈”经济

如果你在午休时间,走进首尔江南商业区一看,可以发现“午睡咖啡馆”一位难求,一个个小隔间被疲累的上班族占据,他们或躺或卧,在轻柔的木吉他声中入眠或是啜饮一口冰凉的咖啡。

今年59岁的老板郑云暮(音译,Jung Gyu-Woon)在2015年开了名为Shim Story的午睡咖啡馆,他把这间店称为“公共便利休息室”。

根据他的观察,许多压力大和疲惫的上班族在午休时间没什么公园或可以休息的地方好去,午睡咖啡馆成为了满足他们需求的好地方。

除了上班族,Shim Story的客群还有学生,他们在放学后补习前来这里稍微放松,每个小时只要 7,000韩圆就可以小憩片刻,还包含一杯解渴的饮料。

除了Shim Story,另一间午睡咖啡馆NaZzzam也很受欢迎。

NaZzzam的老板郑知恩(音译,Jeong Ji-eun)说:“像西班牙这样的国家有午睡的文化,但像真的需要休息的南韩却没有这样的文化,因为我们认为睡午觉是懒惰的表现。”

郑知恩提到,她之所以会想开一间午睡咖啡馆,是因为她看到同事趴在桌上午睡,于是她想何不创造一个让人们可以稍稍逃离忙碌生活的地方,让大家睡饱后再回去工作。

一名职业妇女说:“因为我宝宝的关系,我晚上睡不好所以白天需要多睡一点。先前午休我都趴在桌上睡,但这样睡真的不方便。”

常到NaZzzam消费的上班族金民哲(音译,Kim Min-chul)说:“一开始我是出于好奇才到这里看看,之后我便成了常客。”金民哲常常省略午餐,直接到午睡咖啡馆报到。

“在昏暗充满咖啡香的舒适环境中睡个半小时,帮我充电好面对剩下来的工作。”

除了午睡咖啡馆,南韩证交所和南韩金融投资协会所在的汝矣岛也出现了午睡电影院。原本放映电影的电影院在午休时间特别开放给消费者午睡,一个半小时要价 1万韩圆。

在南韩,午睡咖啡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加入了成长神速的“快速疗愈”(fast healing)产业,让疲累又没时间休闲的南韩人能快速为身心充电。

“快速疗愈”产业包含按摩椅、瑜珈到床垫,还有“睡眠经济学”(sleeponomics)一词正是用来形容那些照顾睡不饱民众的服务。

今年稍早,首尔举办了“疗愈博览会”,会场进驻了 300家厂商销售疗愈产品和活动,像是瑜珈课、手作课和研讨会等,其中一场研讨会标题就是“解决大脑疲累迎向快乐人生的方法”。

其实,“快速疗愈”产业的兴起,和南韩总统文在寅推行的新政相互呼应。

有鉴于民众上班压力大又不敢放假,南韩总统文在寅决定以身作则,放假给大家看,希望可以带起民众勇于利用特休假的风气,尽量取得工作与生活上的平衡。

然而,文在寅 21天特休假的度假地点位于江原道平昌郡,这里是明年即将举办冬季奥运的地点,他到这里度假有部分是为了宣传这座城市。

根据经济暨合作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2016年参与排名的 39个国家中,南韩的工时第三长(第一名是墨西哥,第二名是哥斯大黎加),一年平均工时为 2,069个小时。

近日一份调查也发现,几乎一半的南韩上班族一年放不到五天假。

南韩总统文在寅希望可以将一年平均工时降到 1,800个小时,为此他希望可以增加民众的就业机会。自从十年前,南韩人从一周工作六天变成一周工作五天后,一年平均工时就有大幅下降,但下降完后就出现了停滞,目前五名上班族就有一名每周工作超过 54个小时。

此外,当局也希望可以借由假期消弭民众对朝鲜半岛冲突情势升高的不安。南韩总统文在寅表示,他希望这个长假可以在严重的安全局势下,让大众休息和放松,“同时也可以促进萧条的经济,尤其是饭店业。饭店业因为中国出于地缘冲突抵制的关系,损失惨重”。

但是,纵使手上有假,有的南韩人还是利用这个时间去补习。举例来说,不少补习班在放假期间特别加开课程给学生,帮他们准备中学期中考和 11月即将到来的大学入学考。

回到首尔江南区的午睡咖啡馆,今年 45岁经营名为Cool Jam午睡咖啡馆的老板裴范灿(音译,Bae Bum-chan)表示,就算他们提供舒适的按摩椅和啤酒等疗愈产品,许多南韩人还是无法好好休息,“许多人躺在椅子上看手机”。

此外,即使南韩当局鼓励上班族取得工作和生活的平衡,这样的改变还是非常缓慢,因为当地工作竞争压力非常大,上班族多少都觉得不能放松,得时时专注在工作上,就算身心具疲也一样。

今年 28岁的上班族柳先生说:“在工作、会议和琐事中,能好好休息是个奢求。即使我能睡一点,我脑中也一直在想工作。”

来源:DQ
撰稿:徽徽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