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要开3000店 中石化易捷咖啡路在何方

中石化在非油领域走得越来越远。6月18日,中石化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确认,中石化与互联网咖啡品牌连咖啡达成合作,具体合作形式仍在洽谈中。不过,有消息称,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易捷咖啡”,主营加油站便利店咖啡业务。业内人士认为,对中石化而言,与连咖啡合作拓展咖啡业务,能够借助连咖啡已有的产业资源快速进入咖啡领域,增加非油业务的收入。对连咖啡而言,在陆续关店的背景下,连咖啡需要找到拥有实力的“靠山”。双方合作可谓“各取所需”。但目前咖啡产业遇到了发展困境,中石化易捷咖啡路在何方,尚不可知。

易捷咖啡欲开3000店

据媒体报道,中石化主导了与连咖啡的合作。中石化将成为新公司易捷咖啡的大股东,而连咖啡将以参股的形式参与其中。未来,易捷咖啡还将对外开放融资,引入外部资本。有消息称,易捷咖啡目前已与各大投资机构有接触。

此外,易捷咖啡还将开设加油站外易捷咖啡馆,选址为购物中心、办公楼等流量聚集入口。未来3年内,双方计划在线下开设超过3000家门店,原有的易捷便利店也将增设咖啡吧台,引入咖啡产品。

对于连咖啡门店去留的问题,有消息称,连咖啡将保留自身品牌,并有望继续引入新一轮融资。但连咖啡的业务将全面转向线上渠道,除了已有的小程序,还将布局电商平台,开设天猫旗舰店,销售速溶咖啡和周边产品,并持续拓展线上流量入口。

据了解,中石化与连咖啡谈判历时超过半年,期间,多个咖啡品牌和大型咖啡供应商曾与中石化相谈合作事宜,这其中包括星巴克、瑞幸咖啡等。

对于此次合作,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经济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星巴克品牌规模较大,与中石化合作,中石化难以获得绝对的话语权,合作成本较高;瑞幸由于账目作假事件,口碑下滑,所以连咖啡是一个相对合适的选择。

其实,中石化与连咖啡拥有合作基础。2019年1月,连咖啡作为三方供应商,为中石化线下业态易捷便利店提供咖啡产品。2019年9月,双方在苏州加油站的易捷便利店设点试运营,售卖现磨咖啡等产品。

双方各取所需

此次合作对于双方而言可谓是各取所需。林伯强认为,中石化拥有便利店的资源和流量入口,更需要加大在非油领域的收入来源。

数据显示,2019年,中石化实现收入2.97万亿元,同比增长2.6%;归属于中石化股东的净利润为576亿元,同比下降8.7%,净利润率为2%。但在2019年,中石化非油业务收入为322亿元,净利润为达32亿元。虽然非油业务在中石化整体业绩中占比较小,但净利润率约为10%,远高于中石化的平均净利润率。

与此同时,中石化加油站超过3万家,其中易捷便利店超过2.7万家,易捷加油卡的客户超过8000万。业内普遍认为,这些客户都相对高端,具有一定的消费能力。

在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看来,由于油价受国内外各种因素影响较大,中石化难以通过油品业务深度开发,通过非油业务能够提高这些消费者的粘性。就连咖啡而言,与中石化合作也能够缓解燃眉之急。

据了解,连咖啡和瑞幸咖啡曾经进行过价格战,整体受到了一定冲击。连咖啡也曾对产品提价30%,但出现一批负毛利的咖啡门店,为尽快恢复盈利模式,连咖啡关闭了这些门店。自此以后,连咖啡的诸多店面陆续关闭。但连咖啡对此表示,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和业务转型的原因。

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何原因,连咖啡经营受到一定的冲击,与具有央企背景的中石化合作,连咖啡可谓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易捷咖啡路在何方

对于此次合作,中石化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易捷正在与连咖啡洽谈“易捷咖啡”项目合作模式,目前还没有最终敲定。

从目前咖啡领域的发展看,不管是线上店面还是线上品牌,咖啡店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局。

数据显示,星巴克预计中国业务可比销售额第三季度下降20%-25%,并且到四季度末才能大致趋于平稳,整个财年下降10%-20%。星巴克还在2020财年二季度临时暂停了中国的新店开业业务,3月底开始恢复,4月和5月,新开57家net new stores。

另一家互联网咖啡企业瑞幸咖啡也命运多舛。4月2日,瑞幸咖啡自己披露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建等人捏造22亿元的虚假交易事件,瑞幸咖啡形象受损。由于“财务造假”事件的影响,瑞幸咖啡将在北京关闭80家门店,占瑞幸咖啡在北京门店的1/5。

对此,瑞幸咖啡称是正常的门店优化,对个别效益不好或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关停并转”,同时持续新开门店,这也是公司门店战略调整的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两桶油”之一的中石油与瑞幸咖啡进行过合作。2019年8月,中石油在北京部分加油站的昆仑好客便利店里开出了“好客咖啡”,提供咖啡、气泡水、纯茶、果昔、水果茶等多种饮品。而连咖啡继2017年首次实现盈亏平衡后,再次陷入亏损局面,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

“虽然现在连咖啡和中石化的模式还未确定,但双方能够各取所需,或许未来可期,但仍需要中石化与连咖啡共同摸索出一条可行的道路。”徐雄俊说。

来源:北京商报
撰稿:李振兴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