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究竟做了什么 会这样一夕坠地

瑞幸咖啡的崛起速度令人吃惊。其展店速度比美国星巴克还快,股票上市短短八个月,市值就翻倍达到120亿美元。

不过,就在今年4月2日,瑞幸咖啡自爆财务造假。这项震惊消息让这家成立三年公司原本锐不可挡的气势戛然而止,股价应声崩跌75%。

之后,调查员深入搜查了这家公司的帐本,该公司主管也都丢了工作,一家证券交易所也打算将该公司下市。但是,却没有人出来解释,这家一度飞快成长的企业,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现在已有些内幕能浮上台面。

据华尔街日报(WSJ)阅览到的内部文件和公开纪录,瑞幸咖啡向该公司董事长暨控股股东陆正耀有关联的企业贩售了可兑换数千万杯咖啡的优惠券,这让瑞幸咖啡的帐面收入大幅提高,远超出其实际收入。

同时,其他内部文件也显示,一名叫做梁惠(Lynn Liang)的采购员工经手了逾1.4亿美元的付款,用于采购果汁等原物料和物流及人力资源服务。但据知情人士表示,这名员工其实并不存在。

这家公司的诈骗规模和大胆程度让海外投资者震惊。WSJ发现,瑞幸的诈欺行为可追溯到该公司一年前在那斯达克首次公开募股(IPO)以前。

瑞幸本月11日暂停了执行长钱治亚和营运长刘剑的职务,但几乎没有提供细节。

陆正耀20日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我的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得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

那斯达克在此声明发布前表示,已做出应将瑞幸摘牌的决定。尽管如此,那斯达克还是允许了其美国存托股票(ADS)在停牌六周后恢复交易,但瑞幸股价立刻再度下跌。

这次的股价下跌再次引燃了长期存在的一种担忧,即美国证管会(SEC)无法透过审查大陆公司的财务记录,来保护美国投资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SEC原本也在调查瑞幸。今年4月,SEC就投资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企业的风险发出警告,但大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当月就突袭了瑞幸总部,并带走相关记录。

瑞幸咖啡创办于2017年,适逢大陆的科技公司融资热潮,条件可谓得天独厚。陆正耀是一位企业家,之前还创办过神州租车公司和网路预约租车公司神州优车。

他和一起在这些更早创办的公司担任主管的钱治亚共同创办了瑞幸咖啡,并想将瑞幸打造为一家有望颠覆中国不断扩大的咖啡市场格局的科技公司。

瑞幸的经营策略建立在一款手机App之上,透过这款App,向数以千万计的人发送可免费换咖啡的代金券,以及可享大幅折扣的优惠券。透过这样的折扣,其一杯拿铁的价格将压低至人民币12元,约为星巴克类似饮品价格的三分之一。

到了2018年5月,也就是瑞幸开设第一家咖啡厅的仅七个月后,该公司已在十多个城市拥有500多家咖啡馆。凭着2018年6月的一轮融资,瑞幸在成立仅一年后就达到估值10亿美元。2019年5月的IPO也获得大成功,共筹到6.51亿美元资金,上市首日市值就达到约50亿美元。

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从IPO前的一个月开始,瑞幸有一群员工就已开始透过编造虚假交易来粉饰销售额。据了解,这种方式捏造出来的销售额高达人民币2亿至3亿元。

之后瑞幸又再变本加厉,用更复杂的手法来编造销售额。据WSJ阅览到的资料,一家名为青岛志炫的商务谘询公司在一笔订单中购买了价值人民币96万元的瑞幸咖啡代金券,而在2019年5月到11月期间,这家公司进行了100多次类似的购买。

据WSJ分析,瑞幸透过各种类似方式在2019年计入了超过人民币15亿元的销售额,远超过真实销售情况。

2019年11月,瑞幸发表第3季产品销售额年比暴增558%,并预计第4季销售额将增长约400%。每家门市的平均产品净收入飙升80%。约两个月后,瑞幸股价上涨了近一倍。

今年1月31日,曾揭露大陆公司不良行为的美国浑水公司发表了一份有关瑞幸的89页匿名报告。该报告指出,透过查看逾1.1万个小时客流量影片、逾2.5万张顾客收据以及对去过瑞幸门市的1,500人的观察,得出的结论是,该公司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是伪造的。虽然瑞幸股价曾一度暴跌,但在瑞幸否认后,股价又恢复上涨。

没想到,就在这份报告两个月后,瑞幸咖啡自行发布了爆炸性消息,披露自己2019年销售额中有多达人民币22亿元是伪造的,相当于2019年4月至12月已公布销售额的将近一半。

来源:经济日报
编译:易起宇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