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瑞:现今人类的身上,还有几万年前的影子

想要了解人类的天性、历史和心理,就得想办法回到那些狩猎采集的祖先头脑里面,看看他们的想法。

在智人的历史上,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靠采集为生。在过去两百年间,有愈来愈多智人的谋生方式是在城市里面劳动,整天坐办公桌;而再之前的一万年,多数的智人则是务农或畜牧;但不论如何,比起先前几万年都在狩猎或采集,现代的谋生方式在历史上不过都只像是一瞬间的事罢了。

演化心理学近来发展蓬勃,认为现在人类的各种社会和心理特征早从农业时代之前就已经开始形塑。这个领域的学者认为,即使到了现在,我们的大脑和心灵都还是以狩猎和采集的生活方式在思维。我们的饮食习惯、冲突和性欲之所以是现在的样貌,正是因为我们还保留着狩猎采集者的头脑,但所处的却是工业化之后的环境,像是有超级城市、飞机、电话和电脑。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比前人享有更多物质资源、拥有更长的寿命,但又觉得疏离、沮丧而压力重重。演化心理学家认为,想理解背后的原因,我们就需要深入研究狩猎采集者的世界,因为那个世界其实现在还牢牢记在我们的潜意识里。

举例来说,高热量食物对人不好,但为什么老是戒不掉?

现今的富裕国家都有肥胖的问题,几乎像瘟疫一样蔓延,还很快地将魔爪伸向发展中国家。

如果我们不想想采集者祖先的饮食习惯,就很难解释为什么我们一碰到最甜、最油的食物就难以抵抗。当时他们住在草原上或森林里,高热量的甜食非常罕见,永远供不应求。如果是个三万年前的采集者,想吃甜食只有一种可能:熟透的水果。

所以,如果石器时代的女性碰到一棵长满甜美无花果的树,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立刻吃到吃不下为止,否则等到附近的狒狒也发现这棵树,可就一颗也吃不到了。

于是,这种想大口吃下高热量食物的直觉本能就这样深植在我们的基因里。就算我们今天可能是住在高楼大厦,家家户户的冰箱早就塞满食物,但我们的DNA还记得那些在草原上的日子。正因如此,我们才会不知不觉就吃完一整桶的哈根达斯,可能还配着一大杯可口可乐。

在现代的富裕社会,平均每周的工时是40-45小时,发展中国家则是60到甚至80小时;但如果是狩猎采集者,就算住在最贫瘠的地区(像是喀拉哈利沙漠),平均每周也只需要工作35-45小时。他们大概只需要每三天打猎一次、每天采集3-6小时。一般时期,这样就足以养活整个部落了。

而很有可能大多数的远古采集者住的都是比喀拉哈利沙漠更肥沃的地方,所以取得食物和原物料所需的时间还要更少。最重要的是,这些采集者可没什么家事负担。他们不用洗碗、不用吸地毯、不用磨地板、不用换尿布,也没帐单得付。

这样的采集经济,能让大多数人都过着比在农业或工业社会中更有趣的生活。

像是现在,如果在中国的血汗工厂工作,每天早上大约七点就得出门,走过饱受污染的街道,进到工厂用同一种方式不停操作同一台机器,时间长达十小时,叫人心灵整个麻木。等到晚上七点回家,还得再洗碗、洗衣服。

而在三万年前,如果是个在中国的采集者,可能是在大约早上八点离开部落,在附近的森林和草地上晃晃,采采蘑菇、挖挖根茎、抓抓青蛙,偶尔还得躲一下老虎。但等到中午过后,他们就可以回到部落煮午餐。接下来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聊聊八卦、讲讲故事,跟孩子玩,或者就是放松放松。当然,有时候是会碰上老虎或蛇没错,但另一方面来说,当时倒也不用担心车祸或工业污染。

在大多数地方、大多数时候,靠着采集就已经能得到充分的营养。

这其实很合理,毕竟这正是人类在先前数十万年间的正常饮食,人体早就完全适应而且适合。骨骼化石的证据显示,远古时期的采集者比较少有饥饿或营养不良的问题,而且比起后来的农业时代,他们身高较高,也比较健康。虽然平均寿命显然只有30-40岁,但这主要是因为当时儿童早夭的情形十分普遍。

只要能活过危机四伏而意外频传的生命早期,当时的人就大多能活到60岁,有的甚至还能活到超过80岁。在现代的采集社会里,只要女性能活到45岁,大概再活个20年就不是问题,而总人口的5-8%也都活到超过60岁。

来源:《人类大历史:从野兽到扮演上帝》
作者:哈拉瑞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