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想不出好名字的小说 主要是教你在咖啡馆里怎样对待那些爱占座的奇葩

在连锁咖啡店里,接过服务生递来一杯美式咖啡的他,环顾四周,方圆十里,座位上满满的坐了人,唯独一张二人台是空空的,他立即趋前,只见其中一个座位上放了一个背包。他再望望四周,确定没有空椅子,加上热力愈发通过胶杯传到他的掌心,遂决定坐下来。

他才呷了一口咖啡,一个年约十多二十岁的女子,悻悻然的跑到他的跟前。“你看不到这儿是有人占用的吗?”她说时指着背包,咬牙切齿。“看到啊。”他轻松地回应。“那你为什么仍要坐下来?”她叉着腰,露出不可一世的表情。

“我是看见这个座位有人占用。”他微笑着。“却不知道我现在坐的位置都有人占用啊。”她尖起了声线:“一般而言,在星期天下午,两个人一起到咖啡店,是很正常的吧。”他当然听得出她在讽刺自己“孤独精”,但他一于少理,从容回应:“是啊,我都觉得自己很Special。”

“你不正常,就不要影响到正常的我吧。”她决定跟他斗气,拿起背包,坐了下来。他再喝喝咖啡,心平气和地说:“小姐,你放一个背包就当作霸位,都算了,现在连没有背包的那个都要霸占,太不讲道理了。”她继续发难:“这里一向如此!”

“这里?”他失笑。“我在这区住了二十年,帮衬了这家咖啡店十多年,年期可能比你的年龄更大呢,我都没见过这种霸位方法。况且,就算真是『一向如此』,也不代表那是对的。”

她一时语塞,想不出话来。“但……但我是先来的!”他又喝了一口咖啡。“别闹了,这样吧,就当我做好心,你朋友来我就离座,好吧?不过我看你朋友没那么快来吧……”她叫了起来:“才不要!我不要跟你同桌!”他“哈哈”的笑起来:“小姐,我都不想跟你同桌,但没办法,这里是公众地方,不是我的家,我会忍耐的了。”

姜始终是老的辣。虽说烂佬怕泼妇,但讲到泼辣,她还远远未够火候,只“哼”了一声,一时涨红了面,一时面如死灰,又不时睁大眼睛瞪着他,但也奈他不何。他毫不客气,自顾自的拿出手机,一边与朋友WhatsApp、看facebook、“捉精灵”,一边享受这杯周日咖啡,脸上露出轻快喜悦的神情。这个下午,他居然感到无比快慰,连日来的工作压力,一扫而空。

十五分钟后,咖啡喝完了,他站了起来,有手尾地收拾胶杯。“噢,你朋友还没来?不会爽约吧?还是你其实跟我一样『不平常』,只是为了打发我走,故意撒谎?那么年轻就习惯大话连篇,这样好吗?”她仿佛被他说穿心里话,无言以对,只能眼巴巴的望着他风骚的背影,愈走愈远,又把背包放在对面的椅子上。

来源:星岛日报
撰稿:黄子翔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