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鼻尖弥漫淡淡咖啡香

我站在镜子前,反复检查自己的仪容。

我自认不是帅气的男生,甚至可说有点邋遢。从规定必须理平头的中学毕业后,我也始终保留每个月理一次头发的习惯。

我想起《小王子》故事里,狐狸曾对小王子说过的话。

“比方说你下午4时要来,下午3时开始我就会觉 得幸福。”

可惜比起幸福,我更觉得紧张,毕竟我们已经有 两年多没见面。虽然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性格内向的我,从未单独和女孩一起出门约会。如果这能算作约会。

“我下个月要去吉隆坡念书,在那之前,找一天出来见面吧?”这是她捎来的信息。

我来到约定的咖啡店前。在店外等了一会儿,她就来了。

她推开车门走下车。她穿着一套白色洋装,留着 黑长直发,戴着一副银色框的眼镜。

“进去吧?”她歪着头。

我呆若木鸡地点点头。

虽然曾在微信和脸书里看过她的近照,但我最后一次看到她是中四的时候。那时她还留着短发,和现在的样子颇有反差;现在的她气质而漂亮。

进入咖啡店后,我们在角落的位置坐下。服务生马上送来菜单。我点了热拿铁,她则点了热巧克力。

“好久不见。”服务生离开后,她缓缓道。 “真的很久没见。”我点点头,不知该如何回应。

犹记得中五开学后,她就没再来上学。

我断断续续打听一星期才知道她转校了。

为什么要在中五开学时转校?明明是最后一年,为什么要离开?这些问题,我曾在脸书问过她,但她并不想说,我不敢深究,这个话题只好作罢。

“你真是个被动的人。”咖啡送来后,她莞尔一笑。

我苦笑,感到抱歉。

短短数分钟的聊天里,她一直都在主动搭话,我则处在被动的角度,像是害怕被伤害似的。

我想这应该是她的温柔。在两小时的相处中,我们有好长一段时间在沉默,没人说话的时 候。那段时间里,我的眼神飘渺不定。

连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无聊的人,但她还是顾虑我的感受。

离开咖啡店前,她说要一起合影。她坐过来我的身边,脱下眼镜,熟练地拿起手机自拍。

在我的记忆中,过去的我和她,其实非常相像。我们都是内向而文静的人,朋友都不多。以前中学时期,我和她都常常一个人度过休息时间。

她以前是图书馆管理员,穿着灰蓝色的背心外套。理科实验室的那排走廊,总能看见她只身一人走过。

有一次她走过后,我站在实验室门边眺望。有些昏暗的走廊,被建筑物遮挡的阳光只剩下 细微的光线。光线沐浴在她身上,走廊尽头的阳光轻轻地拉起她的影子。浅蓝色的背心染上淡淡金黄,仿佛时间的痕迹。

她轻轻地拉开铁门,就此消失在我的视线尽头。

那时候,我就有股想要抱头痛哭的冲动。

小学时期的我们曾是同桌。我们交换小纸条,相互给彼此写信。那时候的我们,比现在来得天真而纯粹。

如今,我们再不可能恢复那样的关系。

中学时的分班、各自的交友圈子、逐渐错开的交流,都让我们对彼此变得陌生。

我曾经很喜欢她。但这一天的叙旧,对她,我却再无怦然心动的感情。若她没有联络我,或许未来某天,她会化作我回忆里一个美丽的记忆。

但我也清楚,再次相遇,并不代表我们之间的关系能有所升华。

我想我只是她单纯的友人,而她对我而言亦然,尽管她在我心里永远是特别的。

她不再是过去那个内向的女孩。她开朗了许多,也变得更快乐了。

“下次有机会,再约出来吧?”道别前,她微笑对我说。

“好啊。”我回以一笑。

鼻尖弥漫淡淡咖啡香气,朦胧中是她离去的身影。

我不知道我们还有多少交流的机会,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比想像中脆弱。

我唯一祈愿的,是她能更幸福,更快乐。

来源:星洲日报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