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话诈骗全球化 花样大起底

肯尼亚将四十五名台湾籍电话诈骗嫌犯遣往中国大陆,引发台湾抗议,更冲击两岸关系。但事件也揭发台湾已成为“诈骗王国”的真相,在全球各地设立据点,并广招台湾和大陆民众当骗徒,以打电话方式行骗,台湾和中国大陆多年来已有许多人受害,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引起台湾部分民意的反思。事件不仅在官方层面影响两岸关系,在民间层面,也导致许多大陆民众对台湾产生负面印象。

非洲国家肯尼亚(肯亚)于四月初将四十五名涉嫌电话诈骗的台湾人遣返中国大陆,引发台湾抗议,酿成风波,但也揭发出台湾“电话诈骗王国”的内情,并使两岸关系突变,大陆民间对台湾的形象由正面转成负面,有大陆网民更指“台湾最丑陋的风景是人”,不再是以前大陆媒体所称颂的“台湾最美丽的风景是人”。

近日,多个国家都查获台湾籍电话诈骗嫌犯,包括马来西亚逮捕五十二名台湾籍诈骗嫌犯,将其中二十人遣返回台。越南警方在胡志明市逮捕了六名台湾嫌犯,搜获五十亿越南盾(约二十二万美元);澳洲也破获跨国诈骗案,两名台籍主嫌遭起诉。

肯尼亚案造成两岸关系紧张,让原本因为新政府不愿对九二共识表态的僵局更加棘手,台湾社会对大陆方面将台湾诈欺嫌疑人押至北京受审的做法群情激愤,总统马英九和准总统蔡英文先后跳出来谴责,北京国台办也不甘示弱回批,指出大陆民众深受其害,很多老人、教师、学生、农民工、下岗工人等被骗,倾家荡产,逼得跳楼自杀,希望台湾方面能以“被害者”角度看待此事,还引用台湾一些媒体的主张,指台湾治不了的骗子,让大陆惩治。

层出不穷的诈骗案已成台湾之耻,媒体社会版的诈骗案件无日无之,有很多民众被骗,但碍于颜面而羞于启齿,导致更多人受害,有人被骗到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得忧郁症等,甚至近日一位受骗的新竹退休女老师直到过世了都还不知自己遇上了骗徒;陆媒引述不具名的蓝营立委表示,台湾有将近十万人从事电信诈骗。各式光怪陆离的骗术已经将台湾打造成“诈骗王国”。

住在台湾的人几乎没有人未接过各种名目的诈骗电话,被骗者不计其数,很多名人都有被骗经验,如台湾国家级女篮教练王泠、前经济部长尹启铭、前中央研究院副院长刘翠溶、前中国时报社长林圣芬、舞蹈家罗曼菲、艺人罗霈颖、俞小凡等。

马政府上台后,为摆脱诈骗臭名,积极打击诈骗,借由更多部会投入,如交通部、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成立反诈骗专线一六五,以及与对岸司法互助等,成效显著,诈骗得逞率逐年下降,诈骗总金额在扁政府二零零六年达到最高峰一百八十五点九亿新台币(以下单位同,约五点七亿美元),二零一四年已经大幅减少到三十三点八亿元,降幅高达百分之八十二点五,警方透过宣导、强力追缉,民众警觉意识提高,市场紧缩,诈骗集团于是转战海外,跑到大陆落脚,骗大陆人。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表示,每年大陆有上百亿元人民币(约十五亿美元)的电信诈骗赃款被卷到台湾。

台湾被认为是将诈骗“外销”大陆的始作俑者,两岸一拍即合,联手将诈骗市场全球化,从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到非洲肯尼亚、埃及等,都是两岸开枝散叶的“诈骗版图”。前民进党立委郭正亮表示,随着大陆手机通讯市场的迅猛扩张,电信诈骗产业迅速两岸化,粗估两岸诈骗产业所连动的每年总金额超过一百亿人民币。

作家范畴撰文表示,台湾已经成为诈骗集团大国,过去在对岸中国横行,现在活不下去,将阵地转移至第三世界落后国家,经中国大陆跨境打击后,诈骗集团势必再度返回台湾,因为这里是法律、法治不彰的“宝岛”。

宝岛台湾也被称做“诈骗天堂”,因为诈骗低风险、低成本、低刑期,外加高利润,就算被抓,关没几年,再继续行骗。一名前诈骗集团成员受访透露,台湾诈骗罪刑责很轻,十年前他曾诈骗得手数千万,只被关二年就出狱了。

近日传出马来西亚破获两岸诈骗集团,马国警方今年三月下旬接连破获五处跨境电信诈欺机房,逮捕嫌犯一百二十人,其中台籍五十三人,陆籍六十五人,马国籍二人。值得注意的是,当地的马来人自己不仅是受害者,也被调教成诈骗犯,但用的还是台湾那套诈骗“剧本”,差别只在于语言的不同,由华语改成马来语。

台湾人至各国行骗的情况日益猖獗,还有许多人正在当地服刑。据法务部统计,肯尼亚除了四十五人遣送大陆,在当地还有五人遭拘留,马来西亚除返台者外,也还有三十二人拘留当地;印尼更是有七十三人正在侦办;前年埃及也有四十名台湾人被捕。

台湾的司法漏洞太多,让诈骗集团可以轻而易举到世界各地设立机房。警察大学犯罪防治系主任蔡田木表示,台湾因邦交国不多,跟其他国家的侦查合作空间受到很大压缩,“警方经常碰到的窘境是,我们很想办,但对方不愿提供讯息,受制于中国的影响,双方司法合作空间变小,夹缝当然变大”,因此诈骗集团专挑与台湾没有邦交的国家设点。

两岸与国际曾合作打击

两岸于二零零九年四月签署“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加强打击电信诈骗犯罪,二零一一年六月台湾刑事局与大陆公安及印尼、柬埔寨、马来西亚和泰国四国警方,动员上千警力,同步发动“零三一零”联手扫荡跨国诈骗集团行动,扫除诈骗机房据点一百六十一处,逮捕五百九十八名嫌犯,其中台籍人数居首,达四百一十人、大陆一百八十一人,当年将一干诈欺犯遣返的大阵仗,被喻为是台版“空中监狱”,发挥了威吓作用。

两岸共打机制建立后,大大压缩诈骗集团生存空间,尤其东南亚四国联手强力出击行动,逼得诈骗集团不得不转移阵地,躲到更远地方去设置诈骗机房,现在连遥远的非洲、欧洲、大洋洲等国家,都能追逐到台湾人诈骗的踪迹。蔡田木指出,诈骗集团远离台湾设点,就是要让警方查不到,“即使查到,也追诉不到,即使追诉得到,也审判不到”。

台湾电信诈骗集团掀起新一波的“犯罪革命”,改变传统的犯罪手法。蔡田木指出,电信诈欺已经进入犯罪革命状态,过去要面对面才能接触到被害人,现在透过网路、手机、资讯设备,无远弗届,可以不限空间就搜刮被害人的钱财,通讯的便利性让诈骗集团的犯罪行为也跟着无远弗届,这才是真正可怕之处。

中国大陆的电话诈骗受害人也不计其数,六十七岁的北京人刘大娘因此而把一生的积蓄与房子都赔上,更好几次想自杀,幸好被家人发现,才不致家破人亡。

刘大娘是在去年十一月接到一通自称是“歌华有线”客服的电话,说刘大娘在怀柔有套房欠费。刘大娘回应称自己在怀柔并无任何房产,这位“客服”便把电话转接到“北京市公安局怀柔分局”,“民警”告诉刘大娘,她的身份资料已经泄露,被一个网上通缉的团伙用于犯罪活动。

恐慌的刘大娘在对方诱骗下,把自己的身份证号、银行帐号、家庭情况等信息透露给对方,随后更收到对方传来一张印着自己头像的“通缉令”继续恐吓,刘大娘急于证明清白,一步步落入圈套,结果将全部十九万元人民币存款存入对方指定的银行帐号,作为“安全保证金”。食髓知味的骗徒更继续诱骗刘大娘将自己唯一的一套房子卖掉,骗走她那五百万元人民币的卖房款。

台湾早期的骗徒称为“金光党”,堪称台湾治安史上存活最久的骗术,抓住人的贪念行骗,以假换真,手法几乎一成不变,骗徒装傻手持大把假钞(最早是假黄金),另一人扮游说者,专门找寻銀发族且落单者,只要发现他们握有巨额现金,就出面搭讪,称若愿意与这名傻子“同车”,就能换走傻子一袋钞票,待被害者拿着换来的沉甸甸袋子“下车”,打开一看,袋子里装的不是一叠白纸,就是面线、茶叶等,空欢喜一场。

约二十年前,诈骗集团开始透过夹带报纸或饮料等物品寄送刮刮乐彩券,利用的仍是人心不古的贪念,不知情的受害者将刮刮乐的薄膜刮除后,赫然发觉中了二奖或三奖等大奖,受害者以为财神爷从天而降,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康”的事?中将者得缴一笔“税金”,奖金越高,税金越多。更进阶的骗法是继续骗称有赢取钜额奖金机会,引诱中奖者投资香港马会赌马,此诈骗手法一度席卷全台。

早年的诈骗案手法简单,毋需准备太多工具,就能轻松得逞,随着时代变迁,民众对“金光党”已有警觉,刮刮乐也已式微,诈骗集团转而开发“新技术”,现在的诈骗集团分工细腻,除了幕后金主、指挥首脑,机房、车手(中间人)、人头户等,软硬体兼具,各司其职,行骗过程就像是一出精心设计的话剧,骗徒个个都是能说善道的演员,譬如在电话那头遇急痛哭,或者扮演检警威逼对方等,而且重视细节,为求逼真,骗徒往往设计了各种背景声,如假包换,不让受害者起疑,手法千奇百怪,但万变不离其宗,目的都是为制造恐惧,让受害者因陷入绝境而乱了方寸,不只一般民众,甚至很多IQ奇高的高级知识分子,在面对“危急”时,也无法保持镇定,照样中计。

激起受害者焦虑恐惧感

警察大学犯罪防治系教授周文勇指出,诈骗集团掌握人性弱点,被害者不分贫富贵贱,通常是激起被害者焦虑,让他在极短时间内造成极大恐慌,在没有电话或方法可以查证情况下上当。

现代诈骗手法光怪陆离,无所不用其极,其中电信骗案占最大宗,包括假绑票、假官司、假检警、假盗刷(信用卡)、假援交、装熟诈骗等,但引发恐慌仍是主调。

做过经济部长、经建会主委、政务委员的尹启铭,堂堂企管博士,阅历丰富,却还是栽在诈骗犯手里。

二零一三年五月的一个上午,独自在家的尹启铭手机响起,传出“爸爸救我”、“快救我”的凄厉叫声,乍听下,他以为是儿子呼救,接着对方呛说:“你儿子帮人作保被倒债,欠了八十万!”起初他有点纳闷,还反讥歹徒:“你们不要骗人了!”为了确认,他还特别查问儿子出生年月日和妻子姓名,对方事先做足功课,竟对答如流,且语气凶悍,要他快拿钱赎人。

心里慌乱的尹启铭赶紧到银行领了八十万元,依歹徒指示把现款放在台北长庚医院附近的超市前面一个塑胶货篮。不久歹徒又来电,要求他再以相同方式给钱,否则不放人,他改至邮局领四十万元。两次付款相隔不到二十五分钟,共付出一百二十万元。过程中,歹徒要求保持通话,就是不让他有对外查证机会。

尹启铭付了钱,并没等到儿子回电消息,后来辗转连络上儿子才知遭骗。

几年前,前中国时报社长林圣芬接获手机简讯:“中国信托通知:你的帐款经多次催收并未缴纳,本行将移送强制处理,请尽速缴纳。”

林因从未申办中国信托信用卡,接到简讯后即去电查问,对方佯称是中国信托行员,表示根据联合信用卡处理中心的电脑资料显示,他确实有两笔卡债未缴。林未申办该行信用卡,却有刷卡消费纪录,可能是被冒名盗刷,如有问题要与财政部金融防制中心联系。

林再依照指示去电查询,接电话者是一名自称金融防制中心的“刘科长”,他说,林的三合一金融卡已被盗刷两笔,可能会再遭人冒名使用,帐户里的钱也会被盗领,为了保险起见,建议他把帐户存款汇到财政部集保中心的“安全帐户”保管, 林依指示分五次把帐户内一百四十余万元,汇到集保中心帐户内,最后全被盗领一空。

警方事后查出,林圣芬遭骗案,跟五年前舞蹈家罗曼菲被骗手法一模一样,诈骗集团几乎是原班人马,主嫌是在大陆遥控、绰号“阿发”的男子,这是两岸诈骗惯用模式,“车手”在台湾,主嫌、机房都在大陆,增加查缉难度。

台湾人不只骗台湾人,也骗大陆人。二零零九年四月刑事局在新北市土城区破获阿清等六人在台设置诈欺平台诈骗大陆人,当场起出电脑、大陆行动电话卡、大陆制电话交换机、操作手册、教战手册、大陆同伙休假及工作一览表及数万笔大陆车籍资料等大批犯罪工具。

这个诈骗集团组织严谨,警方除查扣大批犯罪证物外,现场更赫然发现数叠近十万笔之大陆民众车籍资料,经查该犯罪集团透过不法管道取得大陆民众车籍资料后,再伪冒大陆财政局以大陆地区调降车辆购置税名义,诱骗大陆民众前往提款机操作,被害人不察,依骗徒操作提款机时进而将帐户内存款全部转汇入诈骗集团之户头内。

根据警方的新闻稿,阿清集团位在大楼的行骗现场分工极为细腻,大致分为前线、中线、后线等三组,前线负责拨打电话通知大陆民众,其所购置车辆可退百分之三购置税,中线负责接听回拨电话民众之查询及指导被害民众进行语音查询其退税金额是否存在,专门负责电脑输入语音转换功能,后线则负责指导被害人前往提款机操作,将存款转存至该集团帐户内;该集团更会在民众打电话进来时营造财政局办公情境(如打电脑查询之按键声)借以取信被害人,将被害人唬得团团转。

“先生您好,这边是健保局,因为您的健保卡有不正常看病记录,我们怀疑您有盗领健保费,请配合检警调查”、“小姐您好,我是中华电信公司客服人员,经警方调查有人冒用您的个资申请诈骗电话门号,恐涉及刑责,请配合检警调查”。很多民众都接过类似的语音电话,诈骗集团用“撒网”方式海打电话,锁定家中年长者或主妇,只要一时不察,照对方指令行事,就步入陷阱。但也有“不专业”的诈骗集团,电话语音是大陆腔调,一下就被台湾人拆穿。

新北市土城分局表示,这类诈骗手法通称“假检警真诈骗”,诈骗集团假冒健保局、医疗院所、中华电信等单位,以冒领健保补助、催缴电话费起头,再由假冒的检警人员出面,声称被害人涉嫌刑案必须监管帐户。由于一般民众多奉公守法,加上对司法程序不了解,经常一听到涉及刑案都会因害怕而引起恐慌,进而掉入陷阱,其中年长者因反应较不灵敏、信任政府机关等因素,仍为此类诈骗受害者大宗,占此类诈骗比例高达九成以上。

七十五岁的刘翠溶是哈佛大学远东历史与语言组博士,也是台湾首屈一指的中国经济历史权威,亦为中研院首位女性副院长,当年在立法院备询时,曾遭民进党立委陈亭妃针对美国牛问题接连炮轰,刘泪洒会场,喧腾一时,她遭骗的过程最令人匪夷所思。

冒牌检察官骗倒学者

刘卸职后,去年三月接获自称台北地检署检察官来电,称她涉及侵占公款案件,已有十余人联合起来提告,刘听了十分害怕,喊冤表示绝无此事。“检察官”话锋一转,要求刘拿出保释金,就不用“迳行拘提”,刘未具法律常识,当天即分两次提款共九十万元,约在南港中研院附近一处公园将巨款交给“检察官”,换回几张伪造的保管公文。

骗徒见刘翠溶“配合度”很高,决定加码,再度打电话给她,要求用转帐方式,再汇七十万,汇款时,银行行员善意关怀,但“检察官”事先就拟好教战守则,教她以购屋为由搪塞,刘未听劝,不但错过脱困的机会,而且越陷越深。

由于刘翠溶几乎有求必应,骗徒于是狮子大开口,要求她提供存折、印章和密码,这位从不看新闻的大学者像吃了对方的符咒水一样,竟听命行事,把所有家当全交对方“保管”,帐户中的二千多万被提领一空后,骗徒才去电指示她到台北地检署找“吴检察官”拿回提款卡、存折,她前往北检后,才惊知是场骗局。

刘翠溶整个人沉浸在研究中,平日跟社会完全脱节,各种诈骗新闻她全然不知。报案时她激动又难过地说:“怎么有这么坏的人呢?”

诈骗手法中,又称为“猜猜我是谁”的“装熟诈骗”最是诡异。此招式虽然老掉牙,但历久弥新,偶而还是会有鱼儿上钩,骗徒以乱枪打鸟方式打电话给被害人,先用卖关子的语气称:“我们好久没见面了,你还记得我是谁吗?”、“我是你同学呀!你怎么忘了?”之类的话攀谈、假冒亲朋好友,博取信任后,再伺机需索。

一位住新北市、担任会计的柯姓女子表示,几年前有一天手机响起,对方只“喂”了一声,还没说话,还来不及让她“猜猜看”时,她自己就先脱口而出:“你是周美津哦?”周是她住台中的一位小学同学,骗徒跟周的声音很像,对方就顺着她话说是啊,就这样从不认识的两个人就在电话中打开话匣子,聊到一半,“周美津”突然说她最近手头紧,想跟她调头寸八万元,过几天就还。热心的柯女二话不说,立刻至银行汇款,几天后,她打电话给真周美津,才知自己中了圈套。

通讯软体大行其道后,成为人际关系的最佳网络,但也成了诈骗工具。根据新北市中和第二分局所提供的资料,有许多名人因为通讯软体帐号被盗用而传讯息给亲朋好友,造成周遭朋友受骗,如名嘴张旭岚的老公李杰圣LINE帐号被盗而传讯息给枕边人要求汇款、基隆市议长宋玮莉在担任副议长时LINE帐号被盗,而传讯息给好友要求代买游戏点数、新竹市副议长许修睿同样是LINE帐号被盗而传讯息给好友要求帮忙汇款,此类诈骗不胜枚举。

网路交友软体开始风行后,交友方式也从以往的面对面或是参加社团联谊等场合,转变成透过网路即可结交全球各地的朋友,诈骗集团很快就嗅到了“商机”。刑事警察局表示,网路交友的方便性,容易让人步入诈骗集团的陷阱,假援交诈骗的手法通常由诈骗集团创立假帐号,并使用美女为大头贴照,透过网路聊天室、聊天APP等,随机找寻民众聊天,等被害人越陷越深,要求会面后,骗徒会捏造各种悲惨际遇,如家境贫苦、老板压榨等,要求被害人汇钱救她脱离苦海。

诈骗手法不断翻新,防不胜防,最不可思议的是,收简讯也可能会被盗刷信用卡。一名从事服务业的庄姓男子的手机收到一则简讯,内容为“你有一条新留言”和一个连结网址,不疑有他点进去看,没想到接着就陆陆续续收到银行通知信用卡消费简讯,总共被盗刷了二万四千元。警方表示,目前手机绑定信用卡的支付方式非常普遍,但一不小心点选了来路不明的连结网址,却会让自己深陷被诈骗集团植入木马程式后盗刷的风险。

前警大教授、现任亚洲警察学会秘书长叶毓兰自爆,自己也是诈骗受害人,在二零零一年,她上网购买笔记型电脑,遇到了骗徒,她自恃是警大教授,卖家不敢骗她,就算被骗,也不好意思报警。但叶毓兰强调她勇于“认错”迅速报警,没想到法官轻判,令她失望至极。

她感慨:“低刑期成就了诈骗的高获利,让台湾成为世界上的诈骗王国,只可惜人微言轻,十五年过了,诈骗越判越轻,轻到易科的罚金比我缴的税还少,轻到连检察官都没有意愿承办。”

台湾官方对大陆强掳台籍嫌犯至大陆相当不满,认为对岸是以台湾轻判诈骗犯作为本身抓人的借口。但几天后,台湾自己就证明“诈骗王国”名不虚传。

肯尼亚四十五名台人涉电信诈骗被强押至北京引起热议后,日前再爆五十二名台人在马来西亚涉诈骗案,大陆意图押人,经台湾政府要求后遣返,十五日晚将其中二十名台人遣返回台,押解返台后,这些人没进拘留所,而是在桃园机场简单讯问后“就地解散”,原因是罪证都在大陆手中,未转交台湾,因无确切证据全部放人。

这让施压马政府向大陆“抢人”回台受审的绿营立委相当尴尬。蔡田木透露,这次并非警方第一次放人,过去已经放过很多次,这次是警方刻意泄漏给媒体,希望借由媒体报道对相关单位形成压力。

随后台湾检警取得马国警方的提供的资料,二十日晚传讯二十名涉案诈欺成员,认定其中十八涉案重大,向法院声请羁押;另两人限制出境。

影响蔡英文就职演说?

肯尼亚案可能是两岸新的转折点,蔡英文在第一时间强硬要求北京放人、协商,大陆方面也重批反击,打破官媒不批蔡的默契,《环球时报》十四日发表社评,痛批蔡英文“迎合甚至煽动台湾民粹,给反中激进情绪添柴”。此一发展,将蔡英文这段时间刻意营造的两岸和解气氛彻底粉碎,说不定会影响蔡五二零就职演说中对“一中原则”的表态,冲击两岸关系。■

来源:亚洲周刊
作者:童清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