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流水帐

随时想去哪里就去哪

斜眼看,窗外已经很亮了,但闹钟还没发作,应该才七点多吧。眼皮仍很沉重,翻个身继续再睡。如果不在家里喝咖啡的话,我睡到八点半再起来也很从容。

醒来时,整个人在床上呈对角线状态。四个软硬不同的枕头完美承受了头、颈、肩等部位,睡得相当尽兴。慵懒地拉开棉被起床,开始这九年来没什么不同的一天。

若早上兴致好,倒一些精选的咖啡豆,磨过以后慢慢煮;当家里充满咖啡的味道,会有一股神采飞扬的错觉。加鲜奶或加炼乳,随今天口味嗜不嗜甜而决定。九点过后才出门上班,这时早高峰已过,计程车随手一招就有。其实我的工作不用准时打卡,但已经习惯非假日就应该待在办公室。假如上班时间我却在家里,会有一种被世界抛弃了的慌张感,我定义这样的心理叫作奴性。

除非排了满档的会议,否则工作并不十分忙碌。准备会议材料、看同事提交的报告、答覆老板或部门的邮件,得空时就上网,逛逛拍卖,看看脸书,在聊天群组里闲聊。同学群组里面,第一个答覆的总是我,她们大多已是二宝的妈,随时下一句就是:“我家老大回来了再见。”或“小的醒来了我要去泡奶。”只有我,就算开着沉重的、无聊的、轻松的、忙碌的会议,也能敲着键盘对答如流。同事里面,产品部门的Y最常找我聊天,她和我年龄相近,而且难得和我一样是一个人。我们聊天的内容并不有趣,大部分是Y向我诉说她又被老板骂了、真不想上班怎么办、昨天重温了二十年前的港剧还是一样好看啊……诸如此类。其实Y比我更投入工作,只有全心投入的人才会有那么多委屈。但我满喜欢Y密集地敲我,会有种自己随时被别人需要的错觉。

心血来潮看了下机票,下好离手,买了张东京来回。我想这次可以去日光,上次去发现那里的温泉泡完皮肤光滑得不得了,非常喜欢,早就想再去一次了。一个人就是有这样的方便,随时想去哪里就去哪,非常自由。

有点空虚但非常轻松

下班时间早过了,办公室的人们下班总是一窝蜂,年轻的赶着去约会,不年轻的赶着回家做饭。我喜欢人潮散去的公司,空空荡荡,好像第二个家。今天如果是周二,有个下午六点才开始的会议,一般要到八点才结束;如果是周三或周四,我习惯去健身房,上堂瑜伽课或跑步半小时,近年健身房里的女性愈来愈多,就算在器材区使用那些阳刚路线的器具也不觉得尴尬;如果今天是周五,那我的节目就是点个垃圾食物外卖,窝在沙发上啃小说到自然睡。所以,今天是百废待举的周一,我闲散地坐在办公桌前,思索晚餐应该要回去煮泡面,还是去上次光顾的日本料理店。

回到家已经晚上九点。我住的地方一房一厅,带个独立小厨房、阳台和浴室,租给我前据说住了房东一家五口(年轻房东夫妻和小孩,还有房东的父母)。这样的空间要挤五个人我自然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上次换热水器时遇到房东父亲,他由衷地对我说:“一家人住在一起,哪有什么不方便的呢!”这句话真是吓到我,深深庆幸我只有一个人住。我把房东提供的沙发铺上素色的床单,沙发就变得崭新且整洁,宜坐宜卧。家里地板两天就会用吸尘器仔细打扫一次,因为我不喜欢见到地板上有一根头发。

洗澡完马上焦急地朝手机奔去。我承认我应该有不算轻微的手机依赖症,除了洗澡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握着它。短短洗澡的十分钟,也觉得手机那方会有个未读消息或邮件正焦虑不耐烦地等我答覆,但实际上什么新的通知也没有。也对,这时候朋友们都在哄小孩睡觉,她们要到十一点半后才会再度出现。那时候不论我在脸书上发表了什么,她们都会大方地为我点赞,一如每次她们哭闹着被婆婆欺负、吵着要跟老公离婚时,我会情义相挺一样。

快十二点了,擦完最后一道保养程序,吞一粒褪黑激素准备沉沉睡去。单身生活没什么不好,虽然孤独可是自由,有点空虚但非常轻松。都值得珍惜。

来源:联合报
撰稿:窟一斤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