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场咖啡的邂逅

我要说的,是个咖啡的故事,一场邂逅。

我朋友,阿伟,是个对咖啡情有独钟的人,他从小三便开始喝咖啡,小学三年级喔!你没有看错。小学三年级,对我们来说,大概还是喝冰镇或仙草蜜的时期,加上大人说“小孩不能喝咖啡”的缘故,我们总是还没有接触咖啡的机会。但这时的他,已经是一位(或说一只)每天端咖啡来学校的小屁孩了。

当时的他,有时麦当劳,有时便利商店,当然,偶尔也会来杯星巴克,不过那是少数。

如果当天端来的是一杯麦当劳,我们就会笑他是不是喝玉米浓汤加麦当劳叔叔的大便!但他总是不为所动。

如果当天端来的是一杯便利商店,一些爱耍三八的女生就会笑他怎么老的那么快!爱装大人耍酷。他依然是不为所动,偶而那样轻描淡写似的笑一下。

如果真的那么巧,那天也许他拿了红包,端来的是一杯星巴克,大家便会在他旁边骂他耍凯,然后在心里偷偷羡慕。他,一样,仿佛我们都进不去他的大人世界里,于是我们永远只能闻着咖啡香,却尝不见那躲在香味背后,神秘的成人浪漫世界。

长大后的他还是一个样子,只不过没有人会笑他了,因为许多人都从中发现了咖啡迷人的地方,从中尝出了咖啡世界里所谓的爱情,了解了一场他们曾经不了解的邂逅。

后来的他爱上泡咖啡,每次遇见他,手里总有一个咖啡保温瓶,和保温瓶里面用他双手亲自泡的咖啡,他说:

“泡咖啡是一场邂逅,没有煮过咖啡的人似乎永远不了解,看着咖啡豆变成一杯咖啡的过程,总是令人着迷!”

我的第一口咖啡就是从他的保温杯里来的,那样的热气,那样的香,香醇的咖啡,致密的奶泡,仿佛看见了咖啡与牛奶像是一对情人的爱情故事。

有一天,他邀我去喝一杯咖啡,虽然是瞒着爸妈,但我还是禁不住这样的诱惑,因为他要请我的是星巴克的顶级拿铁。

“阿敬,下午有空吗?”他在电话那头问我。

“嗯!可以啊!要做啥?”我回问。

“我请你喝星巴啦!好不好?”

“你哪来的钱?”

“……”

“唯!有听到吗?”

“好啦!诚实跟你说,是店长要请啦!”

“真的?那么慷慨?”

“对啊!因为我最近常去,店长说已经好一阵子没有这种忠实顾客了!所以要请我,喔!还有我的任何一位同学,他要说那间咖啡店的故事!”

“真的啊?ㄟ听说那间咖啡店以前不是叫做什么『一场咖啡的邂逅』?好诗意的名字喔!”

“对啊!他要说的就是这个故事。怎么样?想来吗?”

“好啊!我想听!”

“那我们就下午聊啰!掰掰! ”

不知道那位老板是为什么那么好心的多邀了一位同学,而我又那么刚好被阿伟邀到。不过,我想了解的不只是一个咖啡的故事,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一位在一生中都能沉浸在咖啡世界里的人,对于咖啡,为什么那么情有独钟。或说夸张一点,为什么都把咖啡当作自己的情人,每天相随呢?

阿伟最喜欢拿铁,他曾说,拿铁像个初恋的情人,浓浓的黑咖啡就是你小鹿乱撞的心情,浓郁,但不一定每个人都喜欢,简单说,面对爱,你就是期待,却又怕受伤。而牛奶是你最期盼的成果,洁白而纯真,就是从母牛身上的直接萃取,第一次的你,会希望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但有一天,当两样最完美的东西合而为一时,你才会发现,其实,咖啡与爱情所要的条件一样,并非某本书上所记载,或某个大师所调配的完美比例,而是一杯因个人志趣所调配出的咖啡,也许多一点奶味,又或者多一点苦味。

我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他有没有谈过恋爱,但以我从没谈过恋爱,咖啡也没喝过几杯的人来与他相比,这些话够我相信了。

两杯咖啡,三个人,一张高脚桌。咖啡店店长的故事开始了。

“说起我的第一杯咖啡,要从大学开始说。”店长缓缓道。

以一个听故事者而言,这样的开头并不稀奇,就如我说,不论我,不论你,期望这个故事经历怎样的一场大风大雨。但也许,最令人感动的故事总是源于一场无知的邂逅。

“以前,看着咖啡店里的人泡咖啡,我就会目不转睛地盯着咖啡机运作,看到妈妈拍我的肩膀我都没有反应。我想,也许从小,我就是一个咖啡迷。咖啡店里总是弥漫着的咖啡香味,对我来说,比起名牌的香水,是更诱惑着人的。喔!还有,从以前,我爸爸就是一个咖啡成瘾着,一天没有来个两三杯他就会像吸毒者在药物成瘾时一般,眼神空洞,双手发抖,还会打起寒颤。医生说爸爸这样不好,要戒掉这种一天喝好几杯咖啡的坏习惯。但爸爸总说,其实,最令他享受的,不是舌头尝到咖啡的时候,而是那样成瘾时的兴奋,有那么一秒钟,我甚至偷偷怀疑,他喝的咖啡里是不是都参了什么毒品?哈哈!”他说着笑了起来,我们也不禁笑了个两三声。

“也许你可以说那是喝咖啡喝到醉了,这样比较优雅,呵呵!”阿伟补充说明。他曾跟我说过,这是他的梦想,他想花一整天来喝咖啡,喝到醉,也许对于这样对咖啡如此热诚的人,也是一种人生的享受吧!

笑声过后,他继续说了下去。

“大二的那年,我结识了一位大一的学妹,跟他认识是在某次的联谊活动。其实我觉得,她吸引人的地方并不是她有多么棒的容貌或身材,而是她喝咖啡的举动令我着迷,不管她喝的是怎么样的咖啡,她总是在喝完咖啡时,拿着搅拌棒轻轻地刮着杯底与杯缘,刮着剩下的奶泡,从上到下,从白色到咖啡色,一匙一匙,仔细看像个无知的小孩子,但看久了却会发现,那其实是一种对咖啡的热情,一股对咖啡最原始的期待。也许是那阵子我的举动有什么变化,我同学还一直问我是不是生了什么病,怎么会喜欢那种怪胎?我说我没有喜欢她,而且她不是怪胎。他们却还是一直哄着说叫我不要放弃治疗,我真的忍不住对他们干谯。这是第一次,为着一个人想叫另外一群人去吃大便,但别当真,我不会那么做的。”

我在心里笑着,不知哪一天,我会不会也为着某个我在意的人去问候别人爸爸妈妈,哈哈!但这种心情,诚实说,我一无所知,我不知道那种爱别人的感觉,或是被爱。但阿伟可能了解,我真想知道,此时的他,心里正在想着什么呢?

店长继续说。

“为了她,我曾经跑到她最爱去的咖啡店打工,到这时我才发现,我那些白痴同学,可能根本没看过她这样喝着咖啡的样子,对咖啡也一无所知,因此对于我们的热情,他们感觉不到。”

“我没有去找她说话,我那时不了解『邂逅』这个词所代表的意思,因此我只是每天看着她走进,走出,走进,再走出。她总是一个人,带着几份考卷,坐着,念书,然后离开。每天日复一日,我不知道,也许她从没在图书馆念书,在学校也不常出现,才会被大家认为是怪胎。喔!对了,因为她功课超好,当年我是备取七进交大的,她是台大第一志愿考上放弃,真的是超神,也难怪她放弃的这个举动,大家以为她疯了。她不是被父母要求,而是她自己想住新竹老家,对于这点,我真是无话可说,我还没看过有人这么『爱家』的。一般人高中都快撑不下去了啦!”

这点我同意,同学跟家人,即使你再怎么遵循孔老夫子所说的『孝』,还是免不了诱惑。

“她总是一个人,我打工的咖啡店老板说她那是孤僻,我的咖啡店员工同仁说她那是可怜没人爱,我的常客直接说一句,放心,你追不到,我就整个快崩溃了。我没有任何用词来形容她,只能说,也许她就是我心目中那杯调配得恰到好处的咖啡吧……”她说到一半。

“打从我第一次喝到咖啡,就跟阿伟的反应一样,把它视作结义的朋友,永世的情人一样,着了迷。我老爸甚至说,自从他喝过咖啡后,就不再碰酒了。如果喝咖啡喝到醉真叫做一场邂逅,那么酒醉的滋味应该就不那么吸引人了。以前,泡咖啡给我爸爸,算是一种孝敬,唯独这件事情的孝敬,我从不觉得费神,自从我在家里接任了这个『泡咖啡给家人』的工作后,仿佛我每天泡咖啡,为的就只是看见爸爸脸上那种『嗯!泡得还不错』的神情了。可能以前泡咖啡的爸爸就是借此让自己快乐的,又或者,其实爸爸曾经以为的快乐并不是喝咖啡喝到醉,而是家人脸上满意的表情,每次幸福的一笑,都在爸爸脑中的吗啡生产机制扎根。”

“而就是那种感觉,我终于在打工两个月后,在店里泡了第一杯咖啡给客人,而恰好,常到我的第一次的人,就是那个被叫做孤僻的女孩,那个被骂可怜没人爱的女孩,那个被我同学骂的怪胎,那个我被酸追不到的女孩。”

咖啡店店长的心情我了解,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作文写得不好的人,鼓起勇气投了人生的第一次稿;就像是个人骑着脚踏车,奔驰在他曾经摔过车的地方;就像是拿铁中的黑咖啡一样,期待,却又害怕受伤。

“那是一杯义式浓咖啡,黑咖啡,没有添加,仅仅一小杯,又苦又色。在我记忆里,点那种咖啡的人,不是失恋,就是年纪一大把,人生经历丰富。又有一秒钟,我还甚至怀疑她是否失恋,但以她的个性来说,我想她像是会这样马马虎虎的处理人生第一次爱情的人,但我始终不了解的是,为什么一个位处青春的少女,喜欢去尝这样苦涩的滋味?我不了解。”

“整个泡咖啡的过程,我都在想这一点,没在认真,我好像忘了,这是我在咖啡店打工的第一杯咖啡,我应该认真以待才对,但我好像一直没那么做。于是我随便的泡了咖啡,却以为自己泡的有多好,还在旁边放了两根搅拌棒,以为那是糖包,噢!那是咖啡端出去后旁边煮咖啡的人才告诉我的,我一直骂他贱,怎么没告诉我,但他只是一直白痴的笑(至少我认为那是白痴的笑)。但接下来的事才是你们最难以相信的!”

“你做了什么?”阿伟好奇的问道。

“你们真的想知道吗?”真是有够吊胃口。

我们点点头。

“我在纸巾后头藏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好!来自交大的女同学,还记得我们在联谊时见过面吧!我在这里打工两个月了,今天,是我第一次在这里煮咖啡,不知味道还可以吗?』同事酸我耍浪漫,说我煮第一杯咖啡干人家屁事啊?还说叫我小心别被告骚扰,我咬牙切齿的,超不爽他们第一次就打击我信心!”

“那她呢?她有回你吗?”我问到,想知道她的同事们说的是不是对的。

一个人对别人的期待,多么像是一个喜爱喝咖啡的人,对于一杯咖啡的盼望啊!。

“当然啰!又不是全世界的都那么没水准。她也知道我在试探,于是第一天还故意装作没看到,结果第二天,当我偷偷注视着她时,她就对着我笑一笑,把她写得纸条丢进她那干净到不能在干净的咖啡杯里,当然,我就赶快去抢这个『难得清理桌面』的机会啦!”

“当我走向她时,我超紧张的,心想煮这样自己从没煮过的咖啡,不知成果如何?更紧张的,其实不是煮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我的心意,她感受到了吗?但直到看到后,我才知道我多想了,简单明了的两个字:『好喝』工整的写在正中央。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望那仅仅两个字的答覆。”

“自此后,每天的咖啡下总是藏着一张纸条,一个字,一句话,或是一段。不会多,不会少,尽管我希望进展速度快一点。”

“至少有进步了啦!至少比我好!”阿伟说,他的第二句话是什么意思?至少比我好?我闪过了一个念头,但没有多想。

没错,一位咖啡品味者就是了解着种“慢”所存在的美。就如咖啡店长所说的,每天仅仅的一张字条,却是蕴含着回覆者二十四小时的盼望,没错,那样的感情才是稠密的,像是咖啡上的奶泡。而一句话带个人的幸福,就是那总让人惊奇的拉花图案。

“时间愈来愈长,仿佛我每天来咖啡店都在等那张纸条,很快,一年过去,没错,三百多张纸条。虽然很漫长,但当时的我却没发现自己其实被自己矛盾的性质所困,这点,你们不知道,当时我也不知道。”

“我曾经一直认为自己做事很有效率,五天的功课,我三天就能搞定;杀价时,我总是在第一时间抓到老板的弱点,开始讨价还价;考试时,我总能提早交考卷。而我却殊不知,这些都只是『自以为』。那时的我,都不知道,没有经历一番邂逅的人,不会了解自己有多么不了解自己,而总是以为,友情,爱情,都是向拿铁一般咖啡加牛奶的小事……”

我跟阿伟偷偷对望了一眼,心虚。

“经历了一三百杯咖啡的时间,我才知道自己是个多么矛盾的人,明明一心想将事情进展快速,但真正在拖累事情的人却是自己。我终于准备对她鼓起勇气的前一天。那天,轮到她给我纸条;那天,我清清楚楚了解到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那天,她的纸条是这样说的:『阿明(店长绰号),我知道这三百多天你真正想对我说的那句话,我想你自己也明白。其实老实说,我也曾经那样想过。但我曾在一篇小说中看到,你知道吗?蹉跎是错过的另一个解释,你是个犹豫不决的人,你应该也知道。这么多日子来,其实我也在等一句话,等一个完美的邂逅,等你一个摆平犹豫的机会。我知道,其实如果这句话由我来说也可以,但也许,这就是我们两个都需要进步的地方吧!如果,都还不够成熟的我们都还不知道什么是犹豫,那身为客人的我,将这份秘密留存于你的咖啡下可以吗?像这杯浓浓的黑咖啡,有你无数次得练习,从第一杯到我手上这杯,我决定将这份记忆暂时留在你这里,等我们真正学会摆平犹豫,在去与人生的另一半完成这场美丽的邂逅,好吗?』”

店长脸色下沉,那不是他自己说的,那是一张纸条,我想不管经过多久,店长都会将它保存好。

我终于了解到,尽管我们每天都在做找寻自己的事,每天都在闯自己的未来。但是,真正牵挂住我们,让我们认清自己的,却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这件小事,就像一块绊脚石。当有一天真正被绊倒了,你不能说什么。要怪老天爷吗?不,要怪自己不长眼睛。

没错,摔过倒,才懂得小心;受过伤,才知道要改变。

事实上。

这。不是谁的故事。不是什么店长的故事。

是阿伟,坐在对面对我侃侃而谈的阿伟,他自己的故事。

而我,真正的角色,反而比较像故事里那个阿伟,我才是该真正用心去听故事的人。

阿伟是个真正爱咖啡的人,他懂得从咖啡的苦味中找寻曾经失去的,或是找寻没有得到的。他说过,如果那是真的失去了,那他就学着把这份体会留给别人。

而如今,他做到了,他有他的咖啡馆。在分享给别人的同时,他也从别人的身上找到了那失去的东西。

我曾经问他,为什么要去加盟星巴克呢?

他说,如果只是招牌换了,菜单换了,咖啡豆换了,有什么关系呢?如果牺牲一点,却能让更多人分享这份他曾经失去的东西,那他愿意。

而我,才是一个应该从阿伟身上学习的人,青春的日子里,没有矛盾的时间,也许,故事里的阿伟说的对,拿铁就只是咖啡加牛奶罢了。那位店长,现实世界里的阿伟说的也对,许多东西,是必须经历一段邂逅之后才会了解的,像是那杯一是浓咖啡,单纯,苦味却难以抓准,要不要加糖也随客人所订。

我们,是不是该找寻青春里的自己呢?

就从一场咖啡的邂逅开始吧!

撰稿:星恬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