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咖啡因先生在说话

我不该喝咖啡的,我知道,我懂,我晓得,我清楚,我沦陷。

凌晨3:00,我可以清楚感觉到大脑的意识边缘和头骨之间有大约3公分的空间,咖啡因先生就在那,他边听着我没听过的唱片,边用舌头舔舐我的脑浆。

“嘿,你知道我们咖啡因,也是有分种类的噢。”

我不知道。

“有蓝山啊、曼特宁啊、Kona啊。对了,我是招牌特调咖啡因。有的咖啡因道地而昂贵,有的则平凡而廉价。我就是属于廉价的种类啊,才会被你这个穷学生以60块买下来整整一杯。当然也有些杂种咖啡因被混在标榜着道地风味的咖啡里头,不过那对所谓外行的咖啡爱好者来说根本就无所谓。”

这也跟我无关啊。

“嘿,你一直闭着眼睛,别这样。闭眼睛也没用啊,我在你的体内说话,以一般情况来说不可能听不见的噢。当你的意识开始失焦,我便开始轻轻的敲。像把手上参差不齐的扑克牌慢慢敲成正方形一叠那样。”

嗯。

“嘿,你知道你正活在一个干旱的时代吗?大地因为过于干燥而崩裂的时代。一大群,很大群人,都走向同一个地方。他们就像拖着脚镣的囚犯,走得很慢而且相当死绝。那些人口中总是念着,『井啊,给我井啊。』只有你和少部份还拥有某种使命的人们停留在原地。你们要的不是井啊,对吧。你们在期待干裂的土地上渗出一滴透明似泪的地下水。然后在那渗水的裂痕往下挖,你们不停的挖,疯狂的挖,甚至会有人过劳而死。但你们要的是泉噢。冲破大地的泉。”

我决定沉默,让咖啡因先生继续说话。

“唉,好可怜的时代啊。你说对吧。”

嗯,的确,你说得有道理。

“嘿,我们来跳舞吧。”

咖啡因先生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响亮的一弹,唱片瞬间停止播放奇怪的乐曲。他点起一根烟,换左手弹了一下。这次弹的比较小声,余音却残留了好几秒。

音乐又重新奏起。那是相当曼妙的一首华尔滋。

“当我右脚踏出第一步时,就代表我们开始跳舞。如果你不想跳舞,最好闭紧眼睛。那样才有办法拥有完全的黑暗。不然一不小心,麻雀的歌声重新降临这城市,你双眼一睁开,窗外就是满满的晨光噢。”

最后我还是在微弱的灯光底下,与咖啡因先生跳完一支舞。很漫长,而且连动都不用动的一支舞。

结束时他双手同时弹了一下。鞠了躬,唱片停转,便连晚安都没说就消失不见。

而天色已经完全亮了。

来源:自由时报/2009年3月27日
作者:许培扬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