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险,我只是被骗了一杯咖啡

这辈子相信过最荒谬的事情是什么?

念研究所的时候,某个台风天傍晚,我骑着摩托车,顶着风雨回天母,车速不敢快,也不敢慢,就怕愈晚风雨愈大会回不了家。

行经芝玉路时,积水不浅,我看了一下排气管的高度,应该还可以拚拚看,便催了油门,想像自己骑的是水上摩托车。前进了十几公尺后,突然车子抛锚了,我的车就在道路的积水中动弹不得--我相信发明“车子抛锚”这个词汇的人,一定也在某个台风天“雕掐”过,才会在一片汪洋中找到这个形容词的灵感。

我牵着车,在风雨中缓缓前进,左边是田,右边是池塘,整条路只有我这台孤立无援的机车。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一阵脚踏车当当当的铃声,我回头看,有位老兄把车停在我后方,我心里正不爽:“当什么碗糕?不会从旁边绕过去喔?”他嘴里斜叼根烟:“你『雕掐』啰?我帮你看一下。”我心想也太巧了吧,台风天车子抛锚,竟然半路遇到修车师傅,这也算是一种奇迹了。我们把车牵到路边,他跟我要了一张卫生纸,塞进排气管,然后用脚踩发引擎,他说:“都是汽油味,表示油没有完全燃烧,排气管进水了。”这位老兄帮我一起牵车到仰德大道口的一家机车行,他说之前是这家店的员工,可以借一下工具,帮我把车搞定。

我看他如庖丁解牛般,灵巧地拆解机车零件,还游刃有余地跟我聊天,他知道我读戏剧系的时候,就告诉我他以前也有戏剧的梦想,但因为家人反对所以学修车,店家老板娘看到我和他聊得眉飞色舞,赶紧过来低声打pass:“他叫酒空彬,修车技术很好,但后来把脑子喝坏了,才会离开这里,你不要听他黑白讲,那些都是烧酒话。”

酒空彬三两下把车修好后对我说:“老弟,我跟你在台风天相遇也算是缘分,我告诉你,我的真实身分是个科学家,因为发明了一种晶片,后来被政府列管,现在FBI一直在找我,我只好隐姓埋名。”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相信这番话,反正我是信了。从事编剧的我,每天绞尽脑汁就是编写这种光怪陆离的剧情,没想到今天让我遇到了。眼前的这位中年男子,穿着邋遢,骑着破烂的脚踏车,头上有一道开刀留下的长疤,双眼异常炯炯有神,完全就是科幻故事里落魄科学家的角色形象。

酒空彬问我:“老弟,我研发了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机器,你有兴趣到我家看吗?”我看着街道的风雨,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好啊,走!”我相信他是因为长期被跟踪,所以精神有点异常,很多天才都是如此,我绝对不能放过这个绝佳的创作题材。

一路上他告诉我这些年来怎么被政府的特务监视,所以一直换工作,一直搬家。最后到了石牌,酒空彬说:“我怕连累你,别到我家好了,我们找地方喝咖啡。”我心想,他还满有道义的。但台风天店都关了,我们只好到漫画王,随意点了咖啡,当我满心期待他要与我分享改变世界的秘密机器时,他对我说:“我这个秘密告诉你,会泄漏天机……其实我能够通灵,我帮你算个命好了。”这时我愈来愈觉得不对劲,后来找借口推托离开了,我的奇遇就这么结束了。

事后,我一直想,我为什么会不顾老板娘的提醒,愿意在台风天跟一个妄想症的人去喝咖啡?是他编故事的技巧高明,还是我太笨才会被骗?但我自己是编剧,怎么会没发现他的破绽?我能考上台大,代表智商应该不低吧?那次经验后,我明白了为什么有这么多高知识分子会被骗财骗色,因为我们相信的不是眼前的这个人,而是相信了自己心中的故事。当你期待奇迹发生,再离谱的事你也会相信是老天爷眷顾;当你相信厄运会来临,再小的生活不如意你也会认为是魔鬼来报复。我只能说,“好险,我只是被骗了一杯咖啡。”

来源:联合报
撰稿:黄致凯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