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瑞幸咖啡造假丑闻发酵 美国加强对中企监管呼声四起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有一个大胆的目标:在中国挑战星巴克。去年,这家无法盈利、现金耗尽、创立甚至不到两年的企业赴华尔街募集了超过5亿美元的资金。就在几个月前,它的估值还有120亿美元。

这个昔日宠儿如今因一起在中国引发轩然大波的会计欺诈案轰然倒塌,这则警示故事在美国再次激起切断中国企业与华尔街联系的呼吁。

两党议员都表示,中国企业不遵守同样的规则,加剧了华盛顿和北京日益紧张的关系。而瑞幸在本月披露其2019年的大部分收入为假造,也再次激发了美国监管机构的不满,因为他们起诉中国企业的能力经常被中国官员以保护国家机密为由打压。

“瑞幸咖啡的丑闻只是中国众多欺诈案例之一,这应该给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重重地敲响警钟: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说。

中国权力最大的监管机构已经宣布展开调查,并发布了一份不寻常的公开声明,表示将与华盛顿合作。前监管机构官员和律师则怀疑,中国对瑞幸咖啡的调查只是敷衍了事。

中国的举动未能缓解美国议员们更大的担忧,并增加了围绕金融关系发生更多冲突的风险。

“如果中国企业希望进入美国资本市场,就必须遵守财务透明和问责相关的美国法律法规,”卢比奥说,他正在推动一项两党法案,迫使中国企业遵守联邦审计规则和信息披露要求。

去年,在他和其他三名参议员提出这项《公平法案》(Equitable Act)后不久,他们在参议院的两位同僚提出了一项类似法案,旨在对不遵守审计规则的外国企业实施强制摘牌。

白宫的国家安全官员表示,他们也有同样的担忧,但特朗普总统的一些主张促进对华贸易、且与华尔街公司有密切关联的顾问试图淡化这些问题。同样的分歧也出现其他许多关于中国的政策辩论中。

国会助手表示,联邦监管机构曾努力解决中国企业缺乏透明度的问题,但收效甚微。他们认为立法可能有所帮助。

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已经引发了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在一定程度上的脱钩。一些供应链正在离开中国。关键技术的获取受到限制。美国两党议员还讨论了其他法案,希望增加美国人和他们的退休基金投资中国企业的难度。

“毫无疑问,很多中国企业缺乏透明度,这种不透明包括企业所有权结构和他们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给美国投资者和我们的资本市场带来了真正的、实质性的风险,”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罗伯特·梅嫩德斯(Robert Menendez)说,他与卢比奥共同发起了该法案。

瑞幸的丑闻为美国议员提供了一个典型案例。

去年,当瑞幸寻求美国股票投资者支持的时候,它还是一家向消费者发放现金和大量补贴的亏损初创企业。它承诺将凭借智能手机应用上的咖啡外卖、数千家门店和近1700万顾客超越星巴克,这些顾客是靠大量发放瑞幸饮料的优惠券吸引而来的。

投资者的热情高涨让这家公司的股票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就大涨20%,融得约6.45亿美元资金。巨头企业如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和新加坡的主权财富基金都悄悄进行了大笔投资。风险投资家们对它赞不绝口。

尽管一些市场观察者开始警告瑞幸的乐观前景和营收增长似乎不太对劲,但其股价仍在不断飙升。今年1月,瑞幸高层通过二级股票发行和类股票债券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当时市场对他们的估值已经达到120亿美元。

与此同时,投资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发布了一篇由匿名作者撰写的调查报告,指控瑞幸欺诈。不少像他一样持怀疑态度的投资者都在做空其股票。

然后到4月,这些预测应验了。瑞幸公司表示,其内部调查发现一名高管和其他员工在2019年伪造了价值约3.1亿美元的交易。在一天时间内,该公司的市值就缩水了50亿美元。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之一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和其他实力雄厚的投资者损失了成百上千万美元。

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宣布,在瑞幸回应问题之前,将暂停其股票交易。

瑞幸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现在的考验,将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简称SEC)能否展开独立调查,获取瑞幸的企业文件和高管协助。

中国的市场监管机构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已承诺展开调查。上周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官员搜查了瑞幸高层的办公室。

本周,中国证监会做了一件让许多国际监管界人士意想不到的事情:它公开表示将与SEC合作。

证监会还表示已经与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简称PCAOB)合作,这家非营利性审计公司于2002年由美国立法机构创立。证监会声称,自2018年以来,PCAOB曾多次受邀参与对会计师事务所的检查,最近一次是在4月3日,也就是瑞幸披露欺诈问题的第二天。

然而,美国监管机构发出了相反的警告。

上周,SEC主席杰·克雷顿(Jay Clayton)称由于缺乏中国的支持,SEC基本无力展开企业欺诈调查。2018年,SEC和PCAOB抱怨称,总部在中国的美股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监管面临着“重大挑战”。

SEC发言人朱迪思·伯恩斯(Judith Burns)拒绝置评。

对中国证监会最近的声明则出现了不同角度的解读。

洛克-克里克全球咨询公司(Rock Creek Global Advisors)的总经理、曾负责SEC国际监管政策的埃里克·J·潘(Eric J. Pan)称,他认为这是中国监管机构“针对外界批评所做的先发制人的辩护”。

“中国证监会基本上在说,它所做的一切都是合规的,而PCAOB的做法不合理,”潘说。

对一些人来说,这表明中国可能担心这起丑闻会影响国内股市和中国企业的声誉。

“这会影响那些在美国股市融资时守规矩的中国企业,”中国投资基金康曼德资本(Commando Capital)的私募股权投资者张一帆说。

“这确实会引发一场非常严重的信任危机。将需要数年时间才能缓解,”张一帆表示。

在华盛顿,共和党操盘手和政治人士表示,随着11月大选临近,他们打算把注意力放在中国身上,部分原因是为了掩盖特朗普政府在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上的严重失误。

这可能为两党议员提供机会,推进立法迫使中国企业要么提升透明度,要么面临摘牌风险。

2019年2月,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发布了一份报告,列出了美国三大证券交易所的中国企业完整名单。该报告称,截止2019年2月25日,共有156家企业在这里上市,总市值1.2万亿美元。至少有11家是国有企业。

该委员会发现,相当一部分企业拒绝提供会计监督委员会要求的信息。

一些华盛顿政策专家怀疑美国政府能否对不透明的中国企业采取实质行动。特朗普的非正式中国顾问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称,SEC经常提出一个合乎逻辑的论点,即中国企业大可选择在其他国家的交易所上市。

“这是惩罚中国的手段之一,”他说。“但你不能突然就这么做。这不是一个经过精密调校的策略。”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艾莎、黄安伟
翻译:Nic Wong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