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巴胺斋戒”可减低负面情绪,重拾激情?

近期,美国硅谷流行一项新玩意:“多巴胺斋戒(dopamine fasting)”。在一段时间内隔绝外界刺激,如不使用手机、电脑或其他电子产品,只喝水而不进食,避免与他人互动,包括眼神交流。实行者相信,通过禁绝多巴胺影响,可让大脑得以重新启动,从而得益。

骤眼看,它与古代流传至今的禅修或冥想大同小异,难道只是其他静坐方式的潮流术语吗?有否任何科学可以支持该理论?英国广播公司(BBC)工作专题就此一探究竟。

首先,要了解多巴胺为何物。多巴胺是一种神经递质,又称“化学脑信使(chemical brain messenger)”,与我们做事的动力有关。它亦经常被误称为“愉悦化学品”。多巴胺可以由一系列外部刺激 —— 尤其突发事件 —— 触发。三藩市加洲大学神经病学和精神病学教授 Joshua Berke 解释:“这些可能范围很广,如突然的巨响,根据以往的经验,会与奖励产生关联。”

多巴胺斋戒倡议者认为,社交媒体、科技和食物急速刺激多巴胺,令人变得过度兴奋和麻木。他们称,通过避免这些常见的“兴奋剂”,可以减少大脑中的多巴胺含量。在“斋戒”后再次接触“刺激物”时,便会更加享受,生活也更美好。

心理学家 Cameron Sepah 在硅谷地区治疗过不少人。他表示,多巴胺斋戒是基于一种称为“刺激控制”的行为疗法技术,通过消除使用诱因来帮助成瘾者。他从中改良,发展成一方法来改善高级管理人员和资本家的健康状况和表现。Sepah 表示:“鉴于极大的工作量及压力,他们容易沾上成瘾行为以抑制压力和负面情绪。”但是,若放弃社交媒体和科技,就等于放弃自身事业。因此,他建议以短期“斋戒”重新平衡他们的生活。他说,辅导对象认为他们的情绪、专注能力和生产力均得到改善,使其有更多的空闲时间来做其他有益的事。

现年 24 岁的 James Sinka 是“多巴胺斋戒”信徒之一。他犹记得小时候第一次禁食的经历,当时他病了足足三天,终于康复并可以吃桃子:“感觉绝对令人难以置信,食物的奖励快感令人惊叹,我铭记在心。”他在读大学时小试牛刀,间歇性地“斋戒”,现在已成为每月例行之事。

斋戒时,他主要减少来自三方面的刺激:环境、行为和化学兴奋。他不听音乐、不使用电子产品,更不与人说话,亦尽可能避免人造光源、避免使用药物、补充剂并停止进食。

难处不在于精神上,而是工作相关要求。他说:“这意味着不打任何电话、不与投资者开会,并要与公司职员重新安排会议。”即使斋戒非常困难,但他仍然认为值得投资。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对多巴胺斋戒的价值或益处深信不疑。Berke 指,多巴胺与“愉悦”或“幸福”没有直接关系,亦不察觉有任何证据证明“斋戒”行为有助降低大脑的多巴胺水平。

“这是一种短期狂热,而不是对照研究。”Berke 说:“听起来像是合理的,从疯狂检查社交媒体帐户和频繁聚会中休息的确有益。”但他补充,这与多巴胺的关系不大。根据定义,从激动或紧张的活动中休息有助放松心情,为非常合理的推断,“但是,这与在『多巴胺斋戒』中拒绝与朋友交谈不同。”

剑桥大学唐宁学院心理学高级讲师和神经科学研究员 Amy Milton 亦持相似看法,“我不确定它对多巴胺系统有什么关系,还是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可以『重置』。但偶尔观察自己的习惯并不是坏主意。”

天下武功,也许殊途同归。“多巴胺斋戒”听起来与有 2,500 多年历史的维持健康之法“内观禅修(Vipassana meditation)”相似。禅修前,内观禅修者要“远离杀人、偷窃、性交、说谎和致醉物”。一些评论者认为,多巴胺斋戒只是内观禅修,只是前者听来高科技一点。

Sinka 也相信他所做的,是内观禅修的现代诠释。他说批评者嘲笑他们无知,但是对他来说,多巴胺斋戒使日常的事情再次变得有趣。“我们每天都过于忙碌、过度刺激并淹没在不同事物中,但现在能够以自己想要的方式退后一步、反思和重新参与。”

Milton 则认为,多巴胺斋戒的真正好处可能来自控制自己的感觉:“我们喜欢控制环境和所做的事情。如果你觉得自己能够控制自身行为,并采取积极措施来处理有问题的事情,那会让你感觉更好。”

来源:CUP
撰稿:天卫六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