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华尔街日报:瑞幸咖啡的大批虚假买家和一个虚拟员工

快速成长的中国初创公司瑞幸咖啡在承认收入造假之前市值一度飙升,最高达到120亿美元。然而相关记录显示,批量购买了瑞幸咖啡产品的买家包括与该公司董事长兼控股股东陆正耀有关联的企业。瑞幸股价已经暴跌,监管机构正在进行调查。

中国初创公司瑞幸咖啡的成长速度令人震惊。该公司开店步伐快于星巴克,上市八个月市值就增加一倍,最高达到120亿美元,这种表现令其在美国的知名投资者大为满意。

然后,在4月2日,瑞幸咖啡宣称其虚报了大量销售额。

这个震撼性事件让这家成立仅三年的咖啡业新巨头的前进道路戛然而止,导致该公司股价一夜之间暴跌75%。自那以后,调查人员深入审查了瑞幸咖啡的账簿,高管被解职,一家证券交易所决定把该公司股票摘牌,但迄今还无人解释在这家曾经飞速扩张的公司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一些内幕可以被曝光了。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内部文件和公开记录显示,瑞幸咖啡向与该公司董事长及控股股东陆正耀(Charles Lu)有关联的企业出售了可以兑换数千万杯咖啡的代金券。这些企业购买代金券,使得瑞幸咖啡帐面收入远高于其咖啡店的营业收入。

与此同时,其他内部文件显示,一位名为梁惠(Lynn Liang)的采购员经办了超过1.4亿美元的付款,用于购买果汁等原材料以及配送和人力资源服务。据了解瑞幸业务的人士表示,梁惠这个人是虚拟的。

该公司欺诈的规模和大胆程度让海外投资者感到震惊,监管部门也迷惑不已。《华尔街日报》发现,瑞幸咖啡的欺诈行为可以追溯到该公司一年前在纳斯达克市场首次公开募股(IPO)之前。这家公司从成立到上市用了不到两年时间。瑞幸咖啡股价突然下跌令亚洲和西方的退休基金、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蒙受沉重损失,更不用说散户投资者了。

瑞幸咖啡于5月11日暂停了首席执行官钱治亚(Jenny Qian)和首席运营官刘剑的职务,但几乎没有提供细节。另外六名员工已遭停职或被要求休假。

记者无法联系到钱治亚置评。刘剑挂断了电话。另外六名员工当中唯一发表评论的人称,他只是奉命行事。

陆正耀没有回答《华尔街日报》的问题。5月20日,他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我的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的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

他还在该声明中表示了歉意并重申了他对瑞幸咖啡的信心。在该声明发布前,纳斯达克表示已作出瑞幸咖啡应被摘牌的决定,瑞幸咖啡表示将对该决定提起上诉。

瑞幸咖啡在答覆《华尔街日报》的问题时称,该公司董事会的一个委员会正在继续进行内部调查,并对美国和中国监管机构的质询作出回应。该公司表示,目前无法就调查的具体细节置评。

瑞幸咖啡称,该公司将继续采取适当措施改善内部控制,并在董事会和现任高层管理团队的领导下继续专注于发展业务。

纳斯达克市场尽管寻求让瑞幸退市,但上周仍允许该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在停牌六周后恢复交易。瑞幸股价立即再度下跌。该公司股票周三收盘报2.59美元,而1月份曾短暂升至50美元上方。

瑞幸股价下跌再次引燃了长期存在的一种担忧,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无法审查中国公司财务记录以保护美国投资者。

据知情人士透露,SEC也在调查瑞幸。今年4月,SEC就投资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企业的风险再次发出警告。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当月突击检查了瑞幸在厦门的总部,并带走了相关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