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速度快过手记 但手写更有生产力

研究发现,笔电和平板电脑会令人分心,因为你难忍住上课不去看脸书。也有研究显示,你用手做笔记会比较慢,长期来说反而更有用。

《心理学科》(Psychological Science)刊登的研究里,普林斯顿大学的穆勒(Pam A. Mueller)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奥本海默(Daniel M. Oppenheimer)想要测试用手或电脑做笔记,对学习会有什么影响。

穆勒告诉NPR记者:“当人们用键盘打字做笔记时,做的笔记更像逐字稿,尽可能记下老师讲的一切。”“在我们的研究中,用手写做笔记的学生,被迫更选择性地做笔记,因为你不可能写得像打字那么快,这项对材料的处理过程对他们有益。”

有生产力的笔记术,会“摘要、诠释、画出概念图”,而没有生产力的做笔记方式,则是逐字抄写

穆勒和奥本海默提到,做笔记可以分成两种方式:有生产力和没有生产力的方式。有生产力的笔记术,会“摘要、诠释、画出概念图”,而没有生产力的做笔记方式,则是逐字抄写。

关于做笔记是否有益,也有两种假设。第一种称做“编码假说”(encoding hypothesis),认为人在做笔记的过程能改善学习与记忆力。第二种称做“外部储存假说”(external-storage),即你能透过反覆阅读笔记来学习,就算是别人的笔记也行。

由于人类打字的速度快过写字,使用笔电让人更倾向誊写所有听到的一切,所以穆勒和奥本海默遇到的问题时,使用笔电上那较完整、有如演讲稿般的笔记,好处是否多过不在脑内处理这些资料的缺点。另一方面,如果你用书写做笔记,虽然处理资讯过程较棒,能回顾的资讯就会比较少。在第一项研究中,他们找来大学生(大学生是心理学研究的标准天竺鼠),给他们看关于各种题目的TED演说,事后发现使用笔电的学生,写下的字数远多于手写的学生。接着他们测试学生对内容的记忆,发现关键的差别。

如果他们问学生简单的事实,例如日期,两组学生回答得都一样好。但对于“运用观念”的问题,例如“日本和瑞典促进社会平等的做法有何不同?”,笔电组的表现“差劲许多”。

第二项研究也出现一样的状况,尽管他们要笔电组的学生尽量避免做逐字稿笔记。穆勒说:“就算我们告诉学生最好不要每一句都抄下来,他们还是无法克制冲动。他们复制愈多字句,测试表现就愈差。”

为了测试外部储存假说,他们做了第三项研究,在课堂后、考试前让学生可以浏览笔记。他们的逻辑是,如果学生有时间研究笔电里的笔记,由于他们的笔记更完整,就可能改善考试表现。

但手写组第三次还是胜出,穆勒和奥本海默认为“这项证据显示,手写笔记不论在编码功能或外部储存上,表现都胜过笔电笔记”。

那么,这项发现会让大学生重新拥抱手写笔记吗?

“我认为很难。”穆勒说:“但他们现在发展出Liverscribe这种科技,触控笔和平板科技会愈来愈进步,我想这个世代的大学生会比较愿意用触控笔做笔记。”

来源:天下杂志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