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咖啡杯旁的玫瑰

今天是我第一次相亲,是我父母安排给我的。

他们说我一直忙于事业,对身边的男同事不太感兴趣,所以匿名上网替我安排这次的相亲。 我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身裙,将头发放下。人家说,第一次约会的女生若穿红服装,会让男方产生深刻的印象。

男方要求以一支玫瑰作为“结识品”,其实是为了 确定对方是否自己的相亲对象,以免摆出乌龙。 今早,我托助理帮我去买一支红玫瑰。反正男方也没说要什么颜色,就买一支普通的红玫瑰。

我推开咖啡厅的门,挂在门边的铜铃发出清脆的“铃”声。 我看到咖啡厅最角落边的桌上好像有一支长着几片叶子的植物,应该就是他了。我走上前去,在猜测这西装笔挺背影的主人是谁。

“嗨……”我走到他面前主动打招呼,却发现躺在白色咖啡杯旁是一支黄玫瑰。

我看着男方,呼吸变得急促。

他面无表情看着我。

“对不起……”才刚开口要道歉,后面的话全都变成哽咽。

我松开手上的红玫瑰,往门外奔去,再看看咖啡店的招牌:爱之始末点咖啡店。

10年前,我们只是一班不懂事的18岁大学生。 你从金融系转来大众传播媒体系那一刻,你帅气的面孔和平易近人的个性使传播媒体系的女生们为你颠倒。

真不知道该说你与众不同还是瞎了眼,你竟然主动跟一个对你毫无兴趣的我搭讪。

我从宿舍下到底楼,你已经站在大厅等我下来, 就只为了向我说声早安,换来的却是冷眼一看及“哼”的一声。

教授要大家到图书馆找资料来完成文件及报告。 我原本打算自己一个人在放学后独自一个人做,你却像跟屁虫一样紧跟在我的后头。

晚上睡前,我习惯温习一番后才入睡。室友则每晚莫名其妙收到你发来的讯息,借由室友转告我快点去睡觉。

这情况一直延续到学士课程毕业。没错,加上之前的专业文凭和刚毕业不久的学士课程, 你追了我大约4年多。

毕业不久,我顺利到某个知名电视台打工。我不要求什么,只希望日后能与主播们和记者们同台合作,即使现在只是当打工仔也无所谓。

很久没有听到你的消息了,原以为毕业后我们河水不犯井水,怎知……“陈慧珊?真的是你!你在这里干嘛?”

一日,我在布置新闻主播台时,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一转身,便看到你站在我后面。

“陈俊智!你到底要缠着我多久?走开!”我推开你。

“慧珊,今晚得空吗?我买了2张《军艇岛》的戏票哦。”你继续缠着我。

我心动了。5年了,你仍记得我喜欢看韩剧和韩国电影。

“闪开!”我心口不一地叫道。

“咿咿呀呀”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转头才发现一大片荧幕板就快砸下来。

突然,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醒来时,我在医院。

听同事们说,是你保护我,你用背部替我挡下那一片大荧幕板。

我的鼻头一酸,哭了。你千万不能有事,我还没正式拒绝你的追求。

我跑到你的病房,你躺在床上。脸上看起来十分和祥,但背部应该疼死了吧?

“陈俊智,快醒来!你今晚不是约我去看电影吗?你怎能反悔?如果你躺在这里,谁来每天跟我说早安?谁来当我的跟屁虫?谁来催我早点去睡觉?”我被自己的反应吓到,我竟然说出这种话。

“我福大命大,哪有那么容易死?哈哈哈……”你真坏,受伤了还要逗我。

从那天起,新闻台多了一对放闪的情侣。

你简直就像韩剧里欧巴一样:载我上班、买早餐给我、替我捶背、送我回家、约我吃饭逛 街看电影、吃到一半帮我擦嘴、在我脚疼时仍背着我继续约会……全都做足。

是我不好。 你对我越好,我却越放肆,甚至在你的面前与其他男同事搞暧昧。

见你无动于衷,我变本加厉,可以为了一班男同事约我去酒吧而放弃跟你约会的时刻。

一年后的情人节,你约我在爱之始末点咖啡店见面。你在我的咖啡杯旁放了一朵黄玫瑰。 “黄玫瑰代表为爱道歉,也代表已逝的爱。我们的缘份到此结束吧。”

我这才意识到我错了,但是太迟了。

随后,你辞职走人。

10年后,我们以相亲的方式见面。

看到你用黄玫瑰当作“结识品”,想必你早已知道我是你的相亲对象。

10年了,放在咖啡杯旁的黄玫瑰,象征你未原谅我。

来源:星洲日报
作者:符诗绮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