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国治:新奥尔良的Café au Lait与纽约的Egg Cream

美国南方的大城纽奥良(New Orleans),传统上便有喝咖啡的陈年习惯。湿热气候加上繁忙的河港货运,早年“法国区”(French Quarter)临近密西西比河边上的“法国巿场”(French Market),有着一列列壮观的咖啡摊子,任何路人或河港工人皆可驻足在此喝上一杯咖啡。

纽奥良的咖啡,是所谓的Café au Lait(咖啡加牛奶),咖啡豆焙得比较黑,再混以莴苣(chicory)粉,使之极浓极烈,烧好以后,一半热咖啡,再加上一半热牛奶(注意,不是奶油),这就是café au lait。

Café du Monde

现在“法国巿场”上的卖咖啡老店Café du Monde,一百多年来仍旧屹立不变,生意兴隆。另有一家原在“法国胡同”名闻遐尔的老店Morning Call,三十年代两个小说家福克纳与休伍.安德森(Sherwood Anderson)常一早在此不期而遇,喝上一杯咖啡,讲个几句话,两人再各自回返公寓,继续写自己的小说。

Morning Call

Morning Call好些年前搬到郊区Metairie,座落于一个购物中心(Shopping Center)里,地址是3325 Severn。这两家老店仍旧卖的是café au lait,佐食的甜点仍然是模样长方形的beignet。

上述两个店,当然是观光重点,初抵纽奥良的游客,不能不尝尝这“咖啡加牛奶”。但纽奥良的在地居民,若要上咖啡店,往往会选“法国胡同”里Chartres街625号的小店La Marquise,有很好的蛋糕及Croissant。或是到uptown靠近Tulane大学的两家 P.J.S咖啡店,那里地方宽敝,可以看书做功课,咖啡也是特调的,有雅皮的味况。至于靠近巿立公园(City Park)的Mid City区,也有一家雅皮风格的咖啡店,叫True Brew,也是看书的好地方。

Chartres

东岸的大城纽约,也有它平民化的特有饮料,是一种冷饮,叫Egg Cream。它的中文名,可叫“巧克力牛奶苏打水”,因为它只用三种材料:巧克力浆(chocolate syrup)、牛奶、苏打水(seltzer)。它虽名Egg Cream,但其中既没有蛋,也没有奶油。喝起来极为爽口,有牛奶与巧克力的溶润甜香,又有苏打水的丝丝凉沁。如果说木瓜牛奶汁与甘蔗汁(现在可能还需多加上小麦草汁)占据了台湾各地的夏天街头巷尾,那么Egg Cream在纽约人心目中也正好有这种份量。

纽约巿各处的午餐舘都喝得到Egg Cream,但最有名,最老牌的Egg Cream店是在东村(East Village)的Gem Spa Smoke Shop(位于第二大道与St. Marks Place交口),这家店专卖各种牌子的香烟与杂志报纸,但在收银的柜枱下小小一隅,店员能搅拌出全世界最好喝的Egg Cream。Gem Spa店的技巧是:先将牛奶冰冻成冰沙状态,倒一些在玻璃杯内,再从巧克力浆的铁桶中揿它一下半,揿出巧克力浆,用一把长的银匙去搅拌它,搅了几下,再倒一些苏打水,再搅几下,然后再倒一些苏打水,再搅。如此,高起的泡沫渐渐堆至杯口,这时店员会熟练地倒掉一些最上面的泡沫,再稍搅拌,并再倒入最后一次苏打水,使之满至杯口,这便成了,送到你面前,说:“One dollar, Please。”

Gem Spa

Gem Spa的Egg Cream是让人站着喝的,用玻璃杯。倘若你要带走,也成。但用的是油纸杯,加了透明塑胶盖,并附吸管。这种油纸杯的喝法,照内行来说,味道就差得多。Gem Spa大约算是最正宗的Egg Cream出产店,有人甚至说它是Egg Cream的发明地,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店卖Egg Cream已有六十几年的历史了。

虽然Egg Cream是冰镇的冷饮,但奇怪的是,秋天卖得比夏天好一倍。通常在秋天,Gem Spa一个小时要卖出十至十五杯来,许多客人左手举玻璃杯往口里灌,右手取出二十元券让店员找,往往喝完Egg Cream时,右手得回的找钱还未折揑完妥。为什么?一来Gem Spa的生意实在好,二来喝Egg Cream的诀窍根本就是一口连着往下喝,不要停。

来源:民报
作者:舒国治

作者:舒国治,一九五二年生于台北。原籍浙江。一九八三至一九九〇年间浪迹美国,一九九八获长荣文学奖首奖之《遥远的公路》即为此间生活与创作之写照。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