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游记

李桑:在埃塞俄比亚寻找咖啡母树

公元5世纪,非洲有位名叫卡迪的老牧羊人,总觉得自己的羊群最近有点怪异;怎会经常兴奋又活泼的模样?老牧羊人决定跟随羊只们进入Kaffa山林去看个究竟。原来,羊咩咩们都喜欢咀嚼一种植物的果子;它深红带...

陈丹燕:波尔图的老酒店咖啡馆

一个上海的夏天,中午的时候,我到和平饭店下面等人。到了饭店,才想起来这里有好几个咖啡座,我们只说了在咖啡座里见,却没说是哪一个,于是就去找。那天大堂没几个人,外面阳光像亮晃晃的刀一样劈下来,里面却...

时光静止的咖啡店 两个半小时煮一杯咖啡

日本京都有许多二战后成立的老咖啡店,被称为吃茶店,六十年来不曾改变面貌,成为观光杂志时常介绍的景点。上门光顾的,除了偶尔来吃茶的在地老士绅老淑女,更多的是上门拍照的观光客。 在京都住下一段时日,上...

陈丹燕:我的咖啡馆历史

这里,或者那里,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总是遇到古老的咖啡,在我的旅途上。旅途漫漫,渐渐,咖啡的历史就在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咖啡馆里,那些撒着砂糖末子的咖啡桌子和喝光了咖啡,留下一个褐色杯底的咖啡杯子里串...

在波尔图野营营地里遇到一家闷人的咖啡馆

没有想象到,最闷的咖啡馆是在波尔图浅蓝色海边的野营营地里找到的。靠海的山崖上,一栋褐色的木头平房,就是营地的咖啡馆,没有名字,上面简单地写着“咖啡”。 黄昏时候,里面的蒸汽机哧哧地响着,酒保无聊地...

Andy Tsai:从悉尼到墨尔本 解开澳洲咖啡时尚密码

在澳大利亚的咖啡店你如果还只知道点“拿铁”的话,那你就落伍了。这当然是开玩笑的话。哥若是觉得拿铁最合我的胃口,我就是要点,要不然你是哪里不爽?(不要逼我骂脏话)。 不过澳洲现在一般的咖啡店供的咖啡...

Hally Chen:戴高乐曾在和平咖啡馆庆祝光复巴黎

不同的季节,咖啡馆的表情也跟着改变。夏日的咖啡馆,门口的阳伞打开便成了露天咖啡座。到了冬天,客席会移到人行道的另一侧,拉起了屏风挡风。咖啡座和餐厅分开是法国的特色,他们既不像意大利人习惯围绕着吧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