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彭可欣

[小说]咖啡谜之十九:咖啡小屋

秋天又来了。程依香从琴室出来,走出大门伸伸懒腰,深呼吸秋天迷人的空气。顺便看了一眼隔壁小屋。隔壁小屋整修了大半年,看起来都已完工,但似乎没人搬进来。里面出奇的安静,一点动静都没有。打小屋开始装潢,...

[小说]咖啡谜之十八:生活咖啡

春到来时,程依香隔壁那间小屋,卖掉了。整天进进出出的工人和施工声,吵得她不得安宁。终于,她去了船吧。 “天啊!稀客!”老巴问:“多少年没喝咖啡了?” “二年多了。”小香说。 “我还没见过有人真能把...

[小说]咖啡谜之十七:不能喝咖啡

程依香躺在病床上睡得很沉,床边也睡了一个人──胡天岚。 钟少蔓摇醒胡天岚,“小岚,妳回去休息吧。” “妳来了,动作真快。”钟少蔓一接到胡天岚的电话,便由北都赶下来。这时已是午夜,胡天岚柔柔眼醒来,...

[小说]咖啡谜之十六:夜光咖啡

台风走了,风雨仍一阵大一阵小,程依香丢了件轻便雨衣给柴井康。 “妳疯了吗?”柴井康问:“我们要用走的?” “用走的可以到,但我们还是开一段车好了。” 他们开到大草原的尽头,转入一条小径,路愈来愈小...

[小说]咖啡谜之十五:音乐小屋

一大早程依香的牛铃又响了,她打着哈欠开门…… “妳为什么不开手机?”柴井康在拉牛铃时,发现门口有块小木牌上刻着:音乐小屋。 “有人睡觉时开手机吗?”程依香一脸睡意地靠在门边。 “有啊。”柴井康精神...

[小说]咖啡谜之十四:喜欢之谜

柴井康离开后,程依香知道他有女友了,他不会来电话的。事实上的确没有,这一切都在预期中,只是她的心就是不满意,更令她生气的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样?她去赤岛才到门口就转身离开了。最后,她去了船吧。 “...

[小说]咖啡谜之十三:老巴中风

十月底,秋意正浓正好睡。程依香的日子渐渐恢复平静。睡梦中她发现自己从一只牛上面摔下来!牛铃又响了!“谁啊?”程依香心想:钟少蔓?“啊,惨了!一个月没交曲子!”她打开门不是钟少蔓,而是她好不容易淡忘...

[小说]咖啡谜之十二:中秋节之约

中秋节还有多久?二个礼拜。 程依香终于决定打扫她的窝了。但怪事却一件一件发生,她拿着垃圾袋一小时后,才丢一张广告单。她蹲厕所,常蹲到脚麻。她在牛铃下一坐,天就黑了。程依香觉得很不可思议,柴井康让她...

[小说]咖啡谜之十一:信任的咖啡

柴井康把车停在北城停车场,程依香带他走了三条街,指着街口说:“就在那里。”柴井康瞧过去,招牌写着:“咖啡引。” 程依香拍拍柴井康的肩膀说:“祝你好运。”说完,转身走了。 柴井康叫住她,“喂,妳不进...

[小说]咖啡谜之十:咖啡之约

今早,程依香穿了件小橘碎花连身长裙,搭一件白色小外套,她从音乐小屋走下山坡时,回想着昨天的对话…… 昨天有人问她:“妳知道哪里还有像赤岛这样的咖啡馆吗?”怎么会有人这么问路的?程依香边走边笑。 在...

[小说]咖啡谜之九:放弃之谜

今早,柴井康穿了米色休闲裤、白色V领T,搭深褐色衬杉。黑色休旅车停在东城外环的山坡下,他看着海,正在等人……… 柴井康昨天早上在边城海边醒来,习惯性地先绕圆环开个几圈。绕着圆环开车,是他不小心在边...

[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赤岛咖啡馆在哪里?”钟少蔓开车时问。 “东城,”程依香在车上补口红,“离我家很近。” “东城有咖啡馆?” “嘻嘻,不可思议吧。” “妳会擦口红我才觉得不可思议。” “书上都说,男人觉得擦口红的女...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当!当!当!”程依香从意大利扛回来的牛铃,终于有机会响了。但这一响,却吵醒了里头筑巢已久的蜜蜂,害得钟少蔓四处跳窜、尖声四起!程依香在一堆混乱声中迷濛醒来,“啊,死了!”她从床上跳起来,一阵晕眩...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船吧咖啡,位在北城最热闹的大街上。门面小而旧,进了门没点咖啡味,只有一个办公桌。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不好搞定的大婶,让走进来的人很难微笑。要不是老巴刚好在那,程依香是不会进去的。 老巴,六十五岁,船...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两天后,程依香在一堆撕烂纸的数位钢琴上醒来,她需要一杯咖啡。 她离开琴室,走到吧台后方,拿起水壶、装水、放上炉子、开火、转身拿咖啡豆、打开磨豆机、放进豆子、再转身拿咖啡杯……突然,她放下咖啡杯,关...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程依香回到她的音乐小屋,继续安全舒适没有起伏的日子。虽然心跳低,但并不是真的有什么不舒服,只是容易累,偶尔晕眩,反正她常在家,累了就休息,想睡就睡。今天她照样捧着耶加雪菲坐在大红蛋椅上,看着距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