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小说

小说:鼻尖弥漫淡淡咖啡香

我站在镜子前,反复检查自己的仪容。 我自认不是帅气的男生,甚至可说有点邋遢。从规定必须理平头的中学毕业后,我也始终保留每个月理一次头发的习惯。 我想起《小王子》故事里,狐狸曾对小王子说过的话。 “...

微小说:一杯冷掉的咖啡

门上的铃当响了起来,一个年约三十岁,穿着笔挺西服的男人, 走进了这家飘散着浓浓咖啡香的小小咖啡厅。 『午安!欢迎光临!』年轻的老板娘亲切地招呼着。 男人一面客气地微微点了点头,一面走到吧台前的位子...

[小说]在咖啡馆的一次相亲

吉蒂坐在铺着亚麻桌布的桌子前,黄昏的阳光穿过窗外的婆娑树叶,在灰砖的地面上撒下一片斑驳日影,好像旧时光又回来了,仿佛这个叫“时光”的咖啡屋真的是从前的大学图书馆,她在等的人,一会儿就慌张张地出现了...

[小说]找不到的咖啡店

躺在沙发百无聊赖把玩手机的她,嘟嘟嘴巴,娇声对坐在旁边、跟她一样玩手机的他说:“这一家咖啡店好像很雅致,一定要去!”他头也没有抬起,仍然按手机,随便敷衍一句:“哪一家?”她把手机伸到他的面前,滑着...

欧·亨利:咖啡馆里的世界公民

半夜,咖啡馆拥挤不通。我随意间选坐的一张小桌恰好不为人们所注目,还剩下两把空椅以诱人的殷勤,伸开双臂欢迎新拥进的顾客。 当时,一位世界公民和我同一张小桌,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我真高兴,因为我持这种理...

[小说]咖啡谜之十九:咖啡小屋

秋天又来了。程依香从琴室出来,走出大门伸伸懒腰,深呼吸秋天迷人的空气。顺便看了一眼隔壁小屋。隔壁小屋整修了大半年,看起来都已完工,但似乎没人搬进来。里面出奇的安静,一点动静都没有。打小屋开始装潢,...

[小说]咖啡谜之十八:生活咖啡

春到来时,程依香隔壁那间小屋,卖掉了。整天进进出出的工人和施工声,吵得她不得安宁。终于,她去了船吧。 “天啊!稀客!”老巴问:“多少年没喝咖啡了?” “二年多了。”小香说。 “我还没见过有人真能把...

[小说]咖啡谜之十七:不能喝咖啡

程依香躺在病床上睡得很沉,床边也睡了一个人──胡天岚。 钟少蔓摇醒胡天岚,“小岚,妳回去休息吧。” “妳来了,动作真快。”钟少蔓一接到胡天岚的电话,便由北都赶下来。这时已是午夜,胡天岚柔柔眼醒来,...

[小说]咖啡谜之十六:夜光咖啡

台风走了,风雨仍一阵大一阵小,程依香丢了件轻便雨衣给柴井康。 “妳疯了吗?”柴井康问:“我们要用走的?” “用走的可以到,但我们还是开一段车好了。” 他们开到大草原的尽头,转入一条小径,路愈来愈小...

[小说]咖啡谜之十五:音乐小屋

一大早程依香的牛铃又响了,她打着哈欠开门…… “妳为什么不开手机?”柴井康在拉牛铃时,发现门口有块小木牌上刻着:音乐小屋。 “有人睡觉时开手机吗?”程依香一脸睡意地靠在门边。 “有啊。”柴井康精神...

[小说]咖啡谜之十四:喜欢之谜

柴井康离开后,程依香知道他有女友了,他不会来电话的。事实上的确没有,这一切都在预期中,只是她的心就是不满意,更令她生气的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样?她去赤岛才到门口就转身离开了。最后,她去了船吧。 “...

[小说]咖啡谜之十三:老巴中风

十月底,秋意正浓正好睡。程依香的日子渐渐恢复平静。睡梦中她发现自己从一只牛上面摔下来!牛铃又响了!“谁啊?”程依香心想:钟少蔓?“啊,惨了!一个月没交曲子!”她打开门不是钟少蔓,而是她好不容易淡忘...

[小说]咖啡谜之十二:中秋节之约

中秋节还有多久?二个礼拜。 程依香终于决定打扫她的窝了。但怪事却一件一件发生,她拿着垃圾袋一小时后,才丢一张广告单。她蹲厕所,常蹲到脚麻。她在牛铃下一坐,天就黑了。程依香觉得很不可思议,柴井康让她...

[小说]咖啡谜之十一:信任的咖啡

柴井康把车停在北城停车场,程依香带他走了三条街,指着街口说:“就在那里。”柴井康瞧过去,招牌写着:“咖啡引。” 程依香拍拍柴井康的肩膀说:“祝你好运。”说完,转身走了。 柴井康叫住她,“喂,妳不进...

[小说]咖啡谜之九:放弃之谜

今早,柴井康穿了米色休闲裤、白色V领T,搭深褐色衬杉。黑色休旅车停在东城外环的山坡下,他看着海,正在等人……… 柴井康昨天早上在边城海边醒来,习惯性地先绕圆环开个几圈。绕着圆环开车,是他不小心在边...

[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赤岛咖啡馆在哪里?”钟少蔓开车时问。 “东城,”程依香在车上补口红,“离我家很近。” “东城有咖啡馆?” “嘻嘻,不可思议吧。” “妳会擦口红我才觉得不可思议。” “书上都说,男人觉得擦口红的女...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当!当!当!”程依香从意大利扛回来的牛铃,终于有机会响了。但这一响,却吵醒了里头筑巢已久的蜜蜂,害得钟少蔓四处跳窜、尖声四起!程依香在一堆混乱声中迷濛醒来,“啊,死了!”她从床上跳起来,一阵晕眩...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船吧咖啡,位在北城最热闹的大街上。门面小而旧,进了门没点咖啡味,只有一个办公桌。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不好搞定的大婶,让走进来的人很难微笑。要不是老巴刚好在那,程依香是不会进去的。 老巴,六十五岁,船...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两天后,程依香在一堆撕烂纸的数位钢琴上醒来,她需要一杯咖啡。 她离开琴室,走到吧台后方,拿起水壶、装水、放上炉子、开火、转身拿咖啡豆、打开磨豆机、放进豆子、再转身拿咖啡杯……突然,她放下咖啡杯,关...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程依香回到她的音乐小屋,继续安全舒适没有起伏的日子。虽然心跳低,但并不是真的有什么不舒服,只是容易累,偶尔晕眩,反正她常在家,累了就休息,想睡就睡。今天她照样捧着耶加雪菲坐在大红蛋椅上,看着距离之...

[小说]咖啡谜之三:心跳之谜

无论边城有多少咖啡馆,对程依香来说都不重要。因为,她是一个不上咖啡馆的女人。 程依香三十八岁,单身,网路作曲家,擅长轻音乐,定居东城十年。东城没有咖啡馆、没有人潮,只有日初和海。这一区散落着一些孤...

[小说]咖啡谜之二:边城咖啡

上一篇:[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柴井康住贝里西摩岛首都──北都。一百七十八公分,时髦的外表、单身公寓、休旅车,再加上咖啡记者的头衔,让他不乏女友。他也不是不想结婚,只是那个咖啡谜……“我还...

[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在那个世界里,每个人都在爱咖啡,但他们真正爱的是:别的东西。 有时候,人就是会做些不需明白的事。像每天喝一杯咖啡,每天一点点,没留意,不以为意,没想过是个问题,不过是生活中不可缺的一杯咖啡。像这样...

新泽西的小石镇咖啡馆和一位老年人

有一段时间,我住在新泽西的小镇上,借别人的电脑,开始写我的书。    从这个小镇,能望见冬天盖满了褐色橡树枝的山,和浮着冰的小湖。黄昏时候,晴朗而寒冷的天上,能看见飞机拖着一条白色的长尾巴,慢慢地...

咖啡馆里的黄油饼干

「先生,您又来了?」 「是的,今天继续过来写点东西。」 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将电脑从包里拿出来,放在面前的小方桌上,左边摆上手机,右边是笔记本和钢笔,以及一本村上龙的小说,我最近在看他的《第一...

[小说]海明威: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

当时有的是坏天气。秋天一过,这种天气总有一天会来临。夜间,我们只得把窗子都关上,免得雨刮进来,而冷风会把壕沟外护墙广场上的树木的枯叶卷走。枯叶浸泡在雨水里,风驱赶着雨扑向停泊在终点站的巨大的绿色公...

马尔克斯和他的咖啡馆大学

村上春树不喜欢学校“这东西”,无独有偶,加西亚·马尔克斯也说过:“我进大学课堂,好比进监狱牢房”。    跟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马尔克斯的父母当初指望儿子规规矩矩念完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做个衣食无忧...

[小说]我们的咖啡

她和他在同一家公司的不同部门,彼此并不认识,但两部门在同一楼层,平日偶而会在茶水间相遇,虽然他们彼此都对对方略有印象,但点头之外没有交集。   某天,她走进茶水间时,正好碰到他匆匆忙忙走出来,两人...

[小说]一间咖啡馆与一张照片

拍照以后,他坐在那里,已经几个钟头,先前点的咖啡,早就冷了。 发现他没有气息的人,是那个正准备要关门的侍者。 法医检验结果,没有任何外伤,没有任何自残现象,他的死,连滴血都没流。也因为他的死因太过...

[小说]David Liss:来自荷兰的咖啡商人

浓稠的液体在碗里漾起涟漪,黝黑、热烫、一点也不吸引人。 米盖尔.李安佐端起碗,将碗挨近,他的鼻子几乎碰到那柏油般的液体。他将碗端起片刻,吸了一口气,将那气味深深吸入肺里。像泥土与难闻的树叶散发出的...

米果:“吉田修一”笔下的罐装咖啡是寂寞的

“我总会在按下罐装咖啡按钮的瞬间,心想:喝了这个,嘴里会变得甜甜的,马上又会想喝乌龙茶吧。除了我之外,难道没有其他人也会这么觉得吗?而且,一罐又只要120元”……吉田修一《热带鱼》 真没想到,擅长...

同样在咖啡馆里写小说,人JK·罗琳写成亿万富翁

你可知道,英国著名魔幻小说《哈里•波特》的作者JK·罗琳是在爱丁堡的一家咖啡馆里开始了《哈里•波特》的创作? 13年后,罗琳再次选择在咖啡馆里完成最后一本《哈里•波特》,唯一不同的是《哈里•波特》...

朱芳文:橙色马克杯

我喜欢坐在咖啡馆里,尽管大多数的美式咖啡都属劣质,干涩呛喉,但无论用哪一种咖啡豆,只要经过烘焙,总能散发其特有的芬芳,坐在满是香味的地方,至少在这个城市里,是难得的。 有一天,我一边等一位很多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