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宝铺里民

一间没有围墙的咖啡馆的夏天

2012年台北天气最热的时节,我不幸就在台北。 那时我在温州街旁的大学上人生的课,酷热时节,顶着想像中比洗脸盆还大的光秃秃的太阳,因为你根本不敢正视它;光是太阳也就罢了,反正也不是第一天见面,更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