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埃塞俄比亚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仙人掌上的星宿

埃塞俄比亚时间,是以日出开始计算的。在赤道国家,太阳每天从地平线冒出的时间都很准确。一日里面,黑夜白昼各占一半,并没有南北半球的季节性日短夜长。那儿的鸡啼声说不定很同步,有彼此壮胆的情况下,也特别...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裂谷中恰特草

清泉岗机场的候机室,播放着一个有关非洲的旅游节目。 其实我并没有刻意观望那个电视荧幕。视网膜记下的,只是航班状态显示屏与及玻璃窗外停泊着的飞机之间的闪烁盒子,从里面释放出来的光线里,包含一些线条和...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琥珀色的图腾

咖啡真是一样神奇的农作物。 无论是泰国种植稻米的农夫、又或是巴西出产甘蔗的工人,在日出日落、四季交替中努力经营,把汗水渗入泥土以换取回报。这种生活对他们说,是世代以来的习惯,也是生活所需。所以他们...

咖啡瘾史:前往摩卡港

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咖啡能引起幻觉后,与他们比邻的国家便跟着爱上这些令人着迷的豆子。有记载说埃塞俄比亚北边的埃及人,是最早染上咖啡瘾的。有些激进的学者更将埃及传说中的忘忧药(nepenthe)—特洛伊...

李桑:在埃塞俄比亚寻找咖啡母树

公元5世纪,非洲有位名叫卡迪的老牧羊人,总觉得自己的羊群最近有点怪异;怎会经常兴奋又活泼的模样?老牧羊人决定跟随羊只们进入Kaffa山林去看个究竟。原来,羊咩咩们都喜欢咀嚼一种植物的果子;它深红带...

狄恩·赛康:咖啡的内在世界

当你坐下来品尝一杯美味的咖啡,整个人沉浸其中,感受着咖啡的香气、滋味、酸度和质地时,你对于这杯咖啡的领会,表面上看来已经面面具到;然而,在这杯咖啡背后,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一个牵涉到文化、习...

狄恩·赛康:谁率先将咖啡带到世界?

衣索比亚可说是世上唯一一个将咖啡仪式内化得如此深刻的国家,相信没有人会对这件事感到疑惑,因为人们普遍认为这里是咖啡的发源地(除了某些声称叶门才是咖啡发源地的人);事实上,更精准一点地说,是一千五百...

米丽安之井、皇帝御榻和卡尔迪的羊

埃塞俄比亚有四条铺设良好的主要干道,从首都阿迪斯阿贝巴往重要的方向发散出去。每一条道路都是由不同的欧洲援助组织兴建,但是都没有完成,只要兴建单位耗尽了资金或是失去了兴趣,路就不会再铺设下去。   ...

先来点香薰 在埃塞俄比亚喝咖啡的礼仪

在埃塞俄比亚喝过咖啡后,就会觉得在其他国家喝的,就是逊了一筹;体验过他们的咖啡礼仪后,就会对喝咖啡有另一个新态度和要求。 他们的咖啡礼仪并非什么隆重事,纯粹以社交联谊为目的,一般在客人或邻居到访时...

在咖啡起源之地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见闻

两名工人在给咖啡豆包装袋缝口。咖啡是埃塞俄比亚最重要的出口经济作物 一、走进咖啡古国 到达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当天,我看到了传说中咖啡仪式的情景。 那是在下榻酒店的大堂,专门辟出了一个角落...

可追踪咖啡计划 帮助咖农从幕后站到台前

在埃塞俄比亚西部城市金马郊区的Wodessa合作社仓库外,咖农们推推搡搡,看着他们举世闻名的阿拉比卡咖啡豆被装进标有显著条形码的麻袋里。设计这些条码是为了能告诉全世界的顾客这些咖啡豆到底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