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咖啡瘾史

咖啡瘾史:我的第二杯咖啡

从哈拉城搭车到吉加 ·吉加的两小时路程还算平静,在穿越被称为奇观峡谷的路途中,我看不出这河谷有什么特别。我们在早上五点多就出发,因为阿伯拉警告我,开车的司机在下午两点以前一定要离开吉加 ·吉加,否...

咖啡瘾史:香料市集中的催情咖啡

许多人劝我不要搭乘从肯亚往伊斯坦堡的夜间火车,他们说这班火车比坐公车多花两倍时间(胡说),而且不安全(乱讲)又很闷热,曾热到乘客的衣服都着火(这倒是真的)。这是1920年代的火车,里面的椅子确实有...

咖啡瘾史:前往摩卡港

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咖啡能引起幻觉后,与他们比邻的国家便跟着爱上这些令人着迷的豆子。有记载说埃塞俄比亚北边的埃及人,是最早染上咖啡瘾的。有些激进的学者更将埃及传说中的忘忧药(nepenthe)—特洛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