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专栏

Andy Tsai:斗室咖啡深几许

Hollow开在2008年年底。它在内日落区的位置刚好在一个吃的界线上。从这里往西去过19大道之后的外日落区全是亚洲餐厅的天下。从这里往东去的第9大道上是西式餐厅的天下。内日落区近些年来也开始变得...

朱芳文:挂耳包咖啡并非过渡性产品

有人认为,挂耳包咖啡只是一种过渡性的产品,很难在中国成为主流。 在一场关于挂耳包咖啡能否在发展中的国内咖啡市场建功立业的讨论里,我认为它是替代速溶咖啡的一把利器,无论是雀巢、麦斯威尔还是马来西亚进...

朱芳文:星巴克迟早会遭遇强硬对手 但现在还没出现

娱乐明星李静、戴军为互联网项目连咖啡的Coffee Box站台,叫板星巴克,要做全新的咖啡品牌,很遗憾,这又是一例不懂咖啡和消费者的外行表现。 我看今天咖啡消费的痛点,无外乎消费者的获得成本和学习...

谢金河:我的咖啡奇缘

作者:谢金河(台湾《今周刊》杂志发行人) 我不是咖啡迷,不常在办公室,经常是助理从7-11带回一杯热拿铁,平时品尝咖啡也是随遇而安。遇到喝咖啡的场合,我都是加入一些牛奶,但不加糖,但这些喝咖啡的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