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上海

叶永烈:一杯咖啡映双城

来来往往于上海与台北之间,很多人问我这“双城”有什么共同之处?大处且不论,我只从小小一杯咖啡说起……    走在台北大街小巷,咖啡馆星罗棋布,满城飘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难怪人称台湾“一半是海水...

咖啡爱好者说:夜色中的上海咖啡馆

张爱玲的文章中经常会提到老上海的咖啡馆,充满奶油味和咖啡香的咖啡店,对她而言,都是温暖美好的记忆。 那时霓虹闪烁的霞飞路(今淮海中路。抗战胜利后一度改名为林森中路,居民仍习惯以旧名呼之)上有好几家...

马国亮:民国时候的咖啡及其刺激性

我说不喜欢咖啡,并不是说不吃之意,每个月里大概总要吃三四次。多吃不会,少少吃一点,倒也是很有趣的事。要我自已去动议弄咖啡吃,是很少有的。假如有一杯咖啡放在我面前,我却很很喜欢地把它灌到肚里。我常到...

最不缺随便坐坐的咖啡馆

一个深秋的黄昏,外面瓢泼大雨。那时我大学一年级,给一对韩国小姐妹做家庭老师,课上完,小姐妹的妈妈讲话好像黄莺唱歌,邀我坐一会儿,等雨小一点再走。于是我们在客厅坐下,黄莺妈妈端过来一个托盘,里面小碟...

陈丹燕:波尔图的老酒店咖啡馆

一个上海的夏天,中午的时候,我到和平饭店下面等人。到了饭店,才想起来这里有好几个咖啡座,我们只说了在咖啡座里见,却没说是哪一个,于是就去找。那天大堂没几个人,外面阳光像亮晃晃的刀一样劈下来,里面却...

去虹口喝杯咖啡 享受历史的香醇

咖啡馆是上海开埠以后外国人带来的“西洋玩意”。早期提供咖啡的场所主要在一些西餐馆、饭店、俱乐部等等,最有名的是永安公司的七重天咖啡馆和汇中饭店附设的咖啡座。 1928年,《申报》出现一个新栏目“咖...

知识份子是咖啡馆文化的主要推力 比如鲁迅驻足的公啡咖啡馆以及郑永庆的可否茶馆 虽然都没了

鲁迅先生在《革命咖啡馆》中曾写过:“遥想洋楼高耸,前临阔街,门口是晶光闪烁的玻璃招牌,楼上是我们今日文艺界的名人,或则高谈,或则沉思,前面是一大杯热气腾腾的无产阶级咖啡,倒也实在是理想的乐园。”但...

魁北克老城和丁香园咖啡馆

走在魁北克老城里,总让人想起上海,那种淡淡的殖民地历史留下来的味道,一种不那么踏实的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似的气氛。 这是一个法国人留下来的老城,被称为是整个北美最古色古香的城市。虽然现在属于加...

冯亦代:咖啡馆的余音

老友何为寄赠一册《老屋梦回》,一看便知是本忆念旧时岁月的书,其中有篇谈到《文艺沙龙和咖啡馆》的文章,读后掩卷,当年情景油然记起,因为你也是个于咖啡馆结不解缘的人。 我一向喜欢读外国文人的回忆文章:...

开咖啡馆的姿势千奇百态 但不务正业却更像有未来

数据显示,上海已有约6000家咖啡馆,去年净增800家。 中国的咖啡馆,第一波热潮是由台商带起来的,当年缺乏适合谈生意的商务场所,不少台商把咖啡馆作为复合式餐饮,像是上岛、两岸咖啡等;第二波是国际...

咖啡爱好者越来越多 但他们并不会为谁的情怀买单

中国讲究“茶文化”,喝茶的人多,但年轻人把咖啡视为一种风格,近来咖啡店如雨后春笋般开起来,但开得多、倒闭的也多,有业者透露,一天卖300杯才可能不亏钱,很多人一开始“卖情怀”的,现在忙着思索怎么活...

鲁迅:革命咖啡店?没去过也不想去!

革命咖啡店的革命底广告式文字,昨天在报章上看到了,仗着第四个“有闲”,先抄一段在下面:“……但是读者们,我却发现了这样一家我们所理想的乐园,我一共去了两次,我在那里遇见了我们今日文艺界上的名人,龚...

中国咖啡年消费增幅15% 远高全球平均水平

两年前,星巴克在浙江海宁开设市内首家门店,当地人崔云(音译)是首批常客之一。 如今他即将在这个小城市开一家咖啡店,现正忙于做准备工作。2012年,海宁仅有3家咖啡店,如今已增至逾20家。 崔云说,...

咖啡不止星巴克

胡丹青爱喝咖啡,但不爱星巴克。 在美国读博时,他常去住所附近的百年咖啡老店,自从在那里喝到手冲咖啡,他才发现原来有“和星巴克完全不一样”的咖啡。从此喝咖啡对于他来说,也变成一种每天必需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