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Editor

日本的长崎港以及异人咖啡馆

像日本其他的地方一样,即使是咖啡馆,它也同样井井有条,整洁如仪。褐色的桌椅和褐色的护壁板,椅背上有柔软而简明的曲线,像通常欧洲咖啡馆里会有的椅子一样。在适当的地方装饰着画了荷兰帆船与风车的木头鞋和...

《我的蛋男情人》导演自述:写剧本,是一个人面对电脑与咖啡的漫长孤独旅程

想起来,我的生活中不管什么时候,几乎总是有一杯咖啡在那里。 每天早上的固定仪式,睡眼惺忪下床,走进厨房烧水,等水开的时候随兴挑一款豆子,舀出固定分量倒进玩具般的手摇磨豆机,香气从迸裂的咖啡豆漫进鼻...

马德里和希洪咖啡馆

午饭以后的一段时间,走在马德里起起伏伏的老城马路上,就看到家家店铺关门,户户人家的木头百页窗哗哗地降下来遮住大窗子,这才知道,原来中午西班牙人要有这样正式的午休,很快地,街上就只有太阳散步了。要是...

魁北克老城和丁香园咖啡馆

走在魁北克老城里,总让人想起上海,那种淡淡的殖民地历史留下来的味道,一种不那么踏实的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似的气氛。 这是一个法国人留下来的老城,被称为是整个北美最古色古香的城市。虽然现在属于加...

蒙马特尔和红玫瑰咖啡馆

蒙马特尔高地就像一根反骨一样高高地鼓起在巴黎的右端,山上有一个磨坊用的木头风车,因为有许多无羁的印象派画家画过它而非常出名;山下也有一个磨坊用的木头风车很出名,因为那是巴黎有名的红灯区,给无羁的享...

巴黎的“两个丑八怪”咖啡馆及萨特的照片

“两个丑八怪”坐落在圣日耳曼小广场边上,在成千上万家巴黎咖啡馆里,它上了各语种的巴黎导游书,因为它是塞纳河左岸出了名的作家咖啡馆,甚至巴黎文学圈还在这里设立了一个文学奖,也叫“两个丑八怪”。 其实...

冯亦代:咖啡馆的余音

老友何为寄赠一册《老屋梦回》,一看便知是本忆念旧时岁月的书,其中有篇谈到《文艺沙龙和咖啡馆》的文章,读后掩卷,当年情景油然记起,因为你也是个于咖啡馆结不解缘的人。 我一向喜欢读外国文人的回忆文章:...

因为咖啡香 一段友情徐徐越过20余年

曾经,我是不喝咖啡的。那时候台湾的“咖啡文化”还没启蒙,大街小巷少有独一无二的个性咖啡馆、更没有超商普及的平价咖啡;在咖啡馆里喝咖啡,相对当年生活水平算是昂贵消费。 当时小姑久居美国,偶尔回台会特...

咖啡或者意大利面 不过是用来流浪用的

我自己也没想到两个月前飞过来度过一个周末,并且在机场逗留了二十个小时之后就开始了在这座城市工作的日子,许多决定就是十分匆忙的。 我住的地方不能上网,于是每个周末我都会待在附近的咖啡馆,从下午两点一...

民国时期天津的咖啡文化,及溥仪在利顺德喝过的一杯咖啡

民国末年,天津起士林在上海开设分店,张爱玲是那里的常客。张爱玲对起士林情有独钟,她后来回忆:“在上海我们家隔壁就是战时天津新搬来的起士林咖啡馆,每天黎明制面包,拉起嗅觉的警报,一股喷香的浩然之气破...

槟城有咖啡馆也有咖啡馆文化 但品质却做不到物有所值

马来西亚的槟城在获得世遗的头衔之后,不懂由谁开始将咖啡馆的文化发扬光大,泡咖啡馆顿时形成了一股潮流。眼看咖啡馆是个大好商机,一些对咖啡一知半解的人儿也来分一杯羹,崛起了一大堆虚有其表的咖啡馆。 许...

阿爸在田里开了一间“老人咖啡馆”

阿爸在田里开了一间“老人咖啡馆”,生意日益兴隆呢! 当了大半辈子火车司机的老爸,从铁路局退休后,转换人生跑道,在阿公留下来的一分半田地上,从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工作,庄稼生活过得挺写意的...

沈嘉禄:喝茶,还是咖啡

又到喝茶的时候了。夕阳的余晖涂抹在南窗的边框上,屋子里涌起一股滋润的暖意,对面人家的阳台上,老太太在收拾晾晒的衣服,飞倦了的鸟儿栖息在电线上,放学回家的学生骑着自行车歪歪斜斜地拐进新村,一只黄狗突...

让我轻轻的告诉你 巴黎的咖啡并不好喝 虽然江湖地位很高

就算没去过巴黎,透过电视媒体的渲染,巴黎咖啡这几个字早已深植人心,好像来到巴黎,一定得到这里点上一杯咖啡一探究竟。可是你知道法国的咖啡并不好喝吗?巴黎咖啡之所以有名,是咖啡馆的气氛与文化,而不是咖...

张楷模:咖啡馆的老人

仅巴黎市的中国餐馆,就多达3000家,这只是东方外来“吃文化”的“入侵”。而作为法兰西“喝文化”的产物的咖啡馆,在巴黎究竟有多少家,恐怕多得谁也说不清。 可以说,咖啡馆是各个时代聚集在巴黎的思想家...

空中飘浮的鱼与一间咖啡馆的偶遇

住家附近的马路边,最近新开了一家美式风格的咖啡馆,L型的门面一边邻近宽敞的马路,一边挨着公园空地的红砖道,这条道上有一幅美丽的风景:就是配图里那充满热带风情的“鱼”景观。 每每从公园穿越经过,看着...

舒婷:婚姻美咖啡

如果要给现代家庭中的婚姻、爱情和性打个比方,或许可以把它比喻成符合中国人习惯的一杯咖啡,通常它需要咖啡粉、糖和牛奶。 我们祖辈中有些奉父母之命遵媒妁之言,头盖下摸彩的包办婚姻,运气好的话,先结婚后...

没什么理由能阻止生理期的女人想喝杯热拿铁

月经来时可以喝杯热饮舒缓腹部闷痛,但不少传言说月经来时尽量避免摄取咖啡因,咖啡之外,热茶、热可可也都含有咖啡因,好喝、爱喝的选项扣除掉一大半,然而真如传言所说这样吗? 2016年8月美国临床营养学...

上午10点半喝杯咖啡,具有事倍功半的效果

大多数民众认为,喝咖啡有助提神,因此熬夜加班都会喝上一杯,不过日前美国一项研究指出,如果要让咖啡因发挥最大的效果,是要看准时辰的! 根据英国《电讯报》报导,皮质醇为一种肾上腺分泌的荷尔蒙,能够调解...

哈佛大学研究:咖啡可降低二型糖尿病风险

据外媒报道,近日《糖尿病学》杂志刊登哈佛大学一项研究发现,多喝咖啡可降低二型糖尿病风险,而多喝茶与糖尿病之间没有关联。 据报道,根据这项研究,那些在四年内每天比往常多喝一杯咖啡的人,他们的2型糖尿...

理查德·斯梯尔:咖啡馆的大亨

一个人要是不适应男人们热热闹闹的相聚,或是三五成群的妇女们,那么非常自然地,他就会喜欢我们在咖啡馆里发现的那种谈话。像我这样性情的人在咖啡馆里如鱼得水:因为要是无法谈话,他依然能够既为伙伴们所接受...

尼加拉瓜研讨咖啡种植业的挑战

官方消息指出,尼加拉瓜将在今天(18号)召开国际研讨会,检讨这个国家的咖啡种植业所面临的各项挑战。 本地官方媒体报导,这项命名为第一届“咖啡种植业的挑战”国际论坛的活动将邀请来自巴西、瓜地马拉的专...

亲爱的,来杯咖啡

公公今年九十二岁,头发还是“盐和黑胡椒”。尽管一年年日子过去,盐的成份愈来愈多,但若不告诉你他的年龄,你会以为他不过六、七十岁。 高龄公公长寿秘诀 这次回家省亲,我们去碧潭玩,公公上厕所,我在门外...

乌干达是个奇葩地方 乱种咖啡会让你坐牢

咖啡豆是乌干达重要出口商品,但近年来受商品走跌拖累,其咖啡豆出口的数量和金额都下降。乌干达政府为提升咖啡豆品质来增加出口量,推出严格指导规则去维护品质,若农民违反规定,甚至会被抓去坐牢。 乌干达咖...

尤今:异乡咖啡缘

在怡保,有一种咖啡,称作“白咖啡”。    它色黑如墨,味道浓得香得你喝过以后死死地记得它那怪异的名字。叫它“白咖啡”,只因那质地上好的咖啡豆在研磨成粉以前,是用牛油炒过的。    从小便在家乡喝...

张洪:咖啡与茶

90年初,我在一家外国公司打工,每天泡在茶和咖啡里,靠这些与水混合的东西来驱赶昏昏睡意和疲劳。常常拿着两样杯子去洗,久而久之竟生出了些感想。    每次冲咖啡,随着热水落入杯底,立刻便能看到奋身而...

冯骥才:咖啡香飘三百年

欧洲人都喝咖啡,但知道自己这习惯始自何时,惟有奥地利。相传是入侵奥地利的土耳其军队战败撤退时,扔下了两袋子咖啡,维也纳人尝一尝,味道挺好,于是咖啡便在奥地利流行开来。据说这是1687年的事。   ...

年轻时我曾着迷过的咖啡杯

在没创业的二十年前,我是一个单纯的上班族。过去的大街小巷不像现在到处有喝咖啡的地方,品味咖啡也还没成为大家日常生活里的休闲。那时,我最喜欢用美丽好看的咖啡杯,在家里或办公室里喝咖啡,就在端送至嘴边...